《Pokémon GO》依靠的不是 AR,是與故事結合的「投入感」及「回憶」

July 15, 2016

編按:《Pokémon GO》吸引之處並非 AR,而是 Pokemon 故事本身就有拿著精靈球抓寵物小精靈的情節,玩家享受的是代入故事當中,感受故事中主角拿著精靈球訓練小精靈與別人對戰的情節。讓玩家得到滿足的地方不是 AR,而是「回憶」「故事」「投入感」。 遊戲是一個讓人充滿想像、化不能為可能的地方。《Pokémon GO》近日爆紅讓很多人對遊戲的未來產生想像,加上今年科技界對 VR 的吹棒,讓大眾再一次重視遊戲的未來。 根據 Goldman Sachs 一份有關 VR / AR 的研究,整個產業的價值來到 2025 年預估 Hardware 與 Software 的產值分別達到 450 億美元及 350 億美元,金額大得驚人,也難怪大家都往這個領域進軍。 那麼到底遊戲的未來是 VR 還是 AR …

其實我不是扮返工,怎麼抗拒家人叫你去正常公司上班?

May 31, 2016

畢業後,不管你準備創業、擔任自由工作者或在家工作,幾乎都需要面對一個問題 -「如何抗拒家人叫你去正常公司上班?」 對於大部份香港家長來說,畢業後經常看到子女在家並不是一件「平常」的事,因為大部份人都會選擇尋找工作。不做「打工仔」,在上班時間不必待在辦公室,在別人眼中幾乎跟「不務正業」掛上等號,要突破別人的看法並不容易。

資訊爆炸,記者也需要自我增值

May 27, 2016

早前有報導說新聞工作者高學歷低月薪流失率高,曾經作為記者的石先生十分認同。雖然這當中的原因不外乎老闆的給予記者的工資遍低,供應十足,但隨著網絡來臨,石先生覺得記者這個工作崗位在社會上的價值也可以改變。 傳統的新聞學要求記者儘量客觀,為讀者提供消息,但消息在網絡時代愈來愈多,人人都可以提供消息讓大眾知道。當消息變得廉價時,以往掌握消息傳播權的記者自然也會變得廉價。

媒體拿 Facebook 來導流不應再是首選,應該思考如何配合讀者的閱讀習慣

May 18, 2016

如果大家有看到石先生在HK01 那篇訪問的話,應該都有留意到第一段當中有提到想要「衝破現有框框」 石先生,兩年前便選擇了離開他工作多年的科技資訊網站,變成一位自由工作者。毅然裸辭,石先生為的是一份執著,他認為現有的科技新聞不夠全面和深入,存在太多不需要的局限性,他希望可以衝破現有框框,看能否撼動自己有點停滯的人生。 篇幅與題材所限,該篇文章對「衝破現有框框」這個説法沒有深入討論,也就讓石先生在這裡更詳細的跟大家分享看法。

華為 honor V8 也擁有黒白彩色雙鏡頭,延續品牌手機特色

May 11, 2016

智能手機愈見成熟,手機之間的差異不大,各品牌在推出新手機時除了在乎「性價比」是否有足夠吸引力外,也慢慢開始考慮自身品牌的特色,例如設計外觀、獨有功能等,利用較強的品牌力突顯與對手的差別。 例如我們可以看到 SONY 是一貫的防水與日系設計,Samsung 主打曲面屏幕,而小米也開始把背面彎曲切割成為其手機特色設計的一部份,而過去給人特色不大的華為看來也找到自已的位置,利用 P9 與 Leica 在鏡頭上合作引發的強勁宣傳力量,把「黒白 + 彩色雙鏡頭」成為其手機賣點與特色。

日本 YouTuber 簽名會 0 人參與便代表他沒用了嗎?一切全因誤解需求

April 27, 2016

日本最近有一位 YouTuber「シバター」,其經營的頻道「PROWRESTLING SHIBATAR ZZ」擁有超過 36 萬人訂閱,影片累計的瀏覽次數超過2.2億次,但他舉行簽名會時卻沒有人參加,出現一種令人尷尬的情況。 面對這樣的情況,有些人說網絡就是虛假,36 萬人都沒有一個人到場;也有人說代表網絡紅人都沒有實力,都沒有轉換率,其實我們也要思考一下這類事情的本質。

網路宣傳,可以嘗試側線打擊提醒受眾?

April 26, 2016

宣傳一件事情,今天的手法與過去不同,很多時候更應該是要勾起大家對這件事情的情感,多於提醒大家這件事情即將到來。 石先生不知道這樣的影片是否廣告,是否 Disney 或 Marvel 有關方面製作的宣傳項目之一,只是從宣傳攻勢來看,官方早已不斷在各類型的傳統宣傳渠道提醒大家新戲即將上映,若在網上渠道也宣傳同樣的東西則有點太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