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旺:自己死死地氣 OT 做埋佢

POT.HKPOT.HK: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做事方法,遇到一個與你做事節奏不同的人,確實會讓人很火大,也不是一件容易解決的事情。有時候跨國就更容易出事啦。

阿旺最近有機會同唔同國家嘅 agency合作,以為係千載難逢嘅機會,可以將練習已久嘅 “i go to school by bus” 應用於實戰上,有時瞓緊覺諗起都扯扯地。

要 coordinate幾個唔同國家一 d都唔容易,要克服時差嘅問題,語言上亦都有強烈嘅阻礙。雖知道做 agency嘅通常都有受過一定程度嘅教育,但係今次接觸嘅都有好幾個係東南亞國家,各國有各自嘅語言,書寫上同會話上面唔多唔少都會受自己母語所影響,自己都知自己 d港式英語都唔係好過人,第一次打電話過去都抱住學習嘅心情同無限嘅耐性同佢地講嘢。出乎意料地,原來 d仆街真係可以唔識英文,平時 send d email都九唔搭八,睇起上嚟就好似將佢要寫嘅嘢打咗落 google translate再 copy and paste 俾我,”i no have this” “me sorry understand not” 真係要再用 google translate變做中文先睇得明。打電話過去俾泰國,d 泰仔自己一輪嘴咁不停咁講,我開頭以為佢係同 d同事解釋緊,諗住起身屙篤尿先,點知佢竟然問我 “you questions yes?” 原來頭先一直都係講緊英文,但明明我都仲彷彿聽到 “卡, 買, 奶” 嘅泰文尾音,結果乜都聽唔明。

好勉強咁好似同幼稚園小朋友解釋相對論咁講完一次個 brief,叫佢地一個星期後 send嘢嚟俾我地核對。隔咗三個星期都依然乜都收唔到,打 email去追,唔應,send多一個 email問佢,都唔應,打電話去

『hello, may i speak to chaichaimai please? This is Ah Wong calling from Hong Kong』

『嘟…嘟…嘟…』

一聽到 Hong Kong即刻掟我電話,我以為自己打錯電話 check清楚再打去,又係同一個人聽電話,一講完第一句又再掟我電話,最後要出動到我 team head send email俾佢地先勉強覆我地 email。

send咗個 file嚟諗住終於可以開始做嘢,點知一打開,屌你我地要 abc佢俾 123我地,打多個電話問佢地改返,發我脾氣話咪整咗俾你囉卡,都話唔係要呢 d囉,隔兩日話改好叫我地 check吓,丫屌你又 send返同一個 file俾我地當改咗。再問佢一次,講清楚要 d咩,丫屌你今次整 def俾我,就係唔死都避開我要佢整嘅嘢。

結果俾三個國家嘅 agency hea咗我幾個禮拜,自己死死地氣 OT做埋佢,但係成件事係開心嘅,因為阿旺已經由香港廣告袋底泥,晉升成為國際袋底泥。而原來袋底泥文化,只係存在於香港,其他國家嘅 agency都係可以盡情咁做臭西。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POT.HK 獲授權刊載;作者:阿旺;原文標題:一追再追;好文章需要你的支持,請讚好 粉絲專頁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阿旺:自己死死地氣 OT 做埋佢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