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工作者」將重新建構商業模式與職場關係

POT.HK:自由工作者最難跨越的一面高牆往往來自親友,但自由工作者在突破心理關口後,往往能夠創造更多價值。

現在的年輕人都希望以和父母不同的方式工作,那企業們又是怎樣做的呢?

毫無疑問,自由職業已經成為一個風潮。最近的調查顯示,美國的自由職業者已經佔到了勞動力總量的34%。這些數據引發了一系列的爭論,到2040年時,這種經濟方式還能走多遠?

但是,到現在未知,下一代人的工作方式依然還是很難預測。一部分原因就是很難概括自由職業者在全世界不同規模的公司中所扮演的「角色」。再就是,由於自由職業者數量的增長,未來全球經濟形勢也逐步變得不明朗。讓我們本文來一探究竟。

 

全球概況

並非只有美國的自由職業者數量出現增長。一家總部位於英國的公司Approved Index最近做了一份研究報告,研究內容是全球範圍內各個國家中擁有或者共同擁有企業的人口所佔比例,而其得出的結論令人大吃一驚。

烏干達為第1名,這種「自主就業」的比例為28%。這對一個依然是專制的國家來說很不容易。第5名是越南,比例為13.2%。越南這個國家之前還有社會主義經濟的烙印,在2013年,越南進入了「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中國為第11名,比例為10.2%。

引起自由職業者數量增長的原因很多。隨著科技的進步,人與人之間的聯繫、交流和交往的方式都發生了變化。但有一個共同點:無論是哪裡的人,都在努力生存並為取得成功而奮鬥。

隨著科技走進千家萬戶,人們的基本需求更多、更複雜。越來越多的人已經不僅僅要求一份工作,還希望能夠自己決定工作的方式,比如更好地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取得平衡,尋找一份自己真正熱愛的工作或是自己當老闆。因此「零工經濟」(gig economy)應運而生,讓人們離這種夢想更近了一步。

 

豈止於「小」

自由職業者可以將自己的工作時間按需分配給客戶,而且雙方能夠共攤成本。這樣可以讓自由職業者們專精於某一個方面,對於客戶來說,他們解決某個問題將會去找那個專精於此的人,而不再去找那些提供」一攬子「解決方案的大公司。

到現在為止,小公司們更加感受到了這種變化。很多大公司都已經和自己的合作夥伴簽訂了合同。而且,小規模的商業模式,特別是自由職業者的這股風潮,已經席捲了全球的勞動力市場。

PwC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經濟的變化同時也會引起權力的更迭、財富的重新分配、加劇競爭但也為全球創造了機遇。人們希望的工作方式也分為了3種:「藍色世界」代表公司資本主義;「綠色世界」代表集體經濟;「橙色世界」代表一些小的、合作性的網絡以及專門機構。

PwC的分析指出: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著眼點以及利益並不總是相同的。而且毫無疑問的是,自由職業者們是「橙色世界」促進者,同時也會對其他兩個「世界」產生影響。

 

以下是正在增長的「零工經濟」對於不同規模的公司所帶來的影響:

創企:對於創業公司來說,企業家們必須知道他們不可能什麼東西都是自己來做。如果他們僱傭自由職業者來完成某些特定的任務,這樣可以將成本降到最低。同時,自由職業者並不需要佔用公司的管理資源,這樣也為公司節省了管理成本。

中小型企業:對於中小型公司來說,前幾年的日子並不好過。他們並不能提供像創業公司那種進取的環境,也不能像大公司那樣提供高質量的進步機會。近幾年來,小型公司對優秀員工的吸引力並不是很高。不過,「橙色世界」的增長或許能夠幫助到小型公司,以「零工」的方式來選擇最好的員工為他們工作。

而且,這種趨勢正在全球範圍之內蔓延。根據 PwC的報告顯示,在中國,特別是年輕人,他們更加希望在這個經濟上行的環境中獲得自主權,獲得管理能力和專業技能。近半的中國人都不希望今後還是受制於傳統的僱傭方式。

對於大公司來說,它們可以從這個自由職業者風潮中獲得很多好處。但同時,這也要求大公司的管理方式進行變革。使用這樣的自由職業者有很明顯的好處,大公司們不僅能將這些有特殊才能的自由職業者們用到自己公司最具創新性的試驗項目中,而且還可以避免和其他合夥人間的分歧。

 

希望更多人加入

全球的各個公司,無論大小,對於勞動力市場的控制力都在下降。隨著「零工經濟」的興起,越來越多的這些自由職業者也加劇了勞動力市場的變化。薪資已經不再是人們工作的第一推動力。

那麼在這種新的經濟環境中,公司應該怎樣生存呢?很多公司將會使用這種組織略為鬆散的自由職業者團隊來替代原來集團中組織嚴密的項目組。正像 PwC的調查研究顯示,這種略顯鬆散的自由職業者團隊要比大公司中組織嚴密的項目組更有效率。

「零工經濟」的不斷增長促進了全球化商業模式的增加,同時,「自由職業」似乎是人們更樂於接受的一種工作方式。從這個角度來說,「零工經濟」是雙贏。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POT.HK 獲授權刊載;作者:孫媛;原文標題:「零工經濟」將怎樣重塑商業模式?;好文章需要你的支持,請讚好 粉絲專頁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自由工作者」將重新建構商業模式與職場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