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氣博兒嬉

「義氣博兒嬉」是廣東俗語,意思是你用與人為善的態度待人,豈料對方利用你的善心,到頭來令你吃大虧。

澳洲人以往有比較純樸老土,頭腦簡單的優點/缺點,很多制度很寬鬆,相信國民會自動自覺遵守潛在規則,用所謂「君子自重」的 Honour System,國民行事方便。

例如直至今日,本市的火車站,除了市中心和外圍的一兩個內城區的大站,不設出入關卡,也沒有人驗票。大多數車站只設售票機(現在則可用澳式的「八達通」儲值票),乘客買不買票或在感應機「嘟飛」與否,很少會有執勤職員監視,所以有為數不少搏一搏的人坐霸王車,使火車收入大受影響。

我90年代來澳洲時,聽說不久之前才取消持外國車牌可以免試取得澳洲車牌的方便,更有拿著一張香港「學神牌」(學車階段用的臨時駕駛執照)的香港人,藉着英文名稱 Provisional Driving Licence和澳洲一些州份的真正考得車牌的首年牌照名稱相同,也順利換得澳洲的正式執照……

就算是現在,本州仍然是優待遊客,只要持有他們本國的車牌,連國際牌也不用,就可以在這裡開車。如果車牌不是英文的,找合格翻譯員出一個英文譯本一同戴在身上就可以了。假如來自造假成風的某國,其人的車牌是假的或賄款買來,就真是危險了。

我來澳洲後,馬上到處找屋租,有次房屋經紀說屋已經空置,自己唔得閒,就把鎖匙交給我叫我自己開車入屋參觀,也沒有查看我的身份,可見真的輕易信人。

前幾年有個印度裔醫生,從美國申請來澳洲做駐院外科醫生,其判斷低能、醫術差勁,幾年來令多人命喪黃泉,後來被人揭發,要入獄。這個被人稱為 Doctor Death的醫生,原來一早已經在美國因醫療過失被當局吊銷執照,而聘請他的昆士蘭政府竟然不知道,也沒有在委任前審查過。查有關的資料,記者發覺容易到Google他的名字,一秒鐘就會彈出來,政府就是沒有做。

上個星期,當選才幾個月的昆士蘭新任州議員 Billy Gordon(圖),被他的前同居女友揭發,有家暴的刑事紀錄,他還欠付法庭頒令的子女贍養費。

他屬的政黨追查下去,發覺欲蓋彌彰,唯有交給警方處理,結果臭史越挖越多,原來他還有其他刑事紀錄,包括年輕時幾次入屋爆竊,擾亂公安,不足十年前的違反交通規例吊銷牌照之後仍然開車等等。再揭下去,有他媽媽申請人身保護令以免被他毆打,又有另一名女友出來指證,也是曾經被他暴力對待。

這樣的一個人,居然可以得到政黨賞識,提名他競選州議員?原因很簡單,當地政黨和黨魁「不知道」他的刑事紀錄,他自己又「沒有申報」。

嘩!咁都得?今回真是義氣博兒嬉了。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義氣博兒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