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訪問也是 保貴的一堂

manyall

七月書展,我沒有作品推出,但總會在書展忙上幾天,原因很簡單,今日的書展已發展到近似年銷市場的規模,論人流、論宣傳、論年紀羣眾,書展己是香港一件盛事活動多於推動本地閱讀氣氛的火車頭,沒有閱讀習慣的人到過書展後會天天看書?

一定不會。

我沒有能力推動這火車頭,我到書展的角色只是賺點外快,幫些跟閱讀無關的機構做司儀。我只是在推動經濟的巨輪。今年人多得利害,由會場跑到的士站要用上十五分鐘,人龍粗略估計有五十人,的士一架也沒有!完騷後有半小時空間由會展到中環,我約了名模陳嘉蓉拍攝電視訪問,看情況一定遲,人急生智,用三分鐘行到君悅酒店的士站,眼前的奇景需列入非文化遺產:相距會展那五十人龍的地方,這酒店有多部空的士在等客人,人龍數字是:零。感謝上天!

又熱又趕,下個訪問的熱火也順勢降溫,如何做好一個沒稿子的清談訪問?對我來說,經驗告訴我,面對被訪問者有一份熱情、好奇、三贏,三贏是觀眾覺好看、對被訪者另眼相看、對主持應對讚賞。

火,順勢降溫了,上場騷的人羣、上場騷的稿子、上場騷的一些很小但很不知所謂事情繼續在腦袋中重覆地轉著、演著。

到了拍攝的地點、夾上咪、導演一聲開始………………噢!屎!

腦子空白一片,問什麼呢?
如果用非常超慢的鏡頭拍攝我腦海的情景,會是……..人羣未散!的士長龍!書展的稿子!在書展洗手間的死靚仔!書展宣傳寫真的嫩模的微乳!

沒意識衝口第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借錢給模特兒朋友?」
「有。」出奇的問,出奇的答。問得好答得更好。

工作有時就像一場球賽,球來球往很易踢完場,但觀眾肯定悶得落場殺人,何不來點出奇,一開波就射,龍門自己帶球單刀,甚至踢球證,裸體踢,我每件事都很怕做了老屎忽,求求其其。
入行時甘國亮一句說話:「時代不會淘汰人,只是自己淘汰自己。」一直記得。

有了基本功,定要打出「新功夫」我說的。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每次訪問也是 保貴的一堂

‘關鍵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