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創始人Brian Acton談WhatsApp(二):中國大陸市場就算了,但是沒拿下台灣和日本,很可惜

Download-WhatsApp-Messenger-2-10-545-for-Android

在前一篇文章中報導了WhatsApp聯合創始人Brian Acton在接受PingWest採訪時,講訴了自己從當初面試Facebook被拒,到創立WhatsApp被Facebook 190億美元收購的「復仇」故事,以及在這筆收購被披露後他和WhatsApp都發生了什麼。

除了這個被人們津津樂道的故事外,Brian Acton還有一個為人熟知的事情——他在WhatsApp的辦公室裡,貼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No Ads, No Games, No Gimmicks」,這個原則一直被沿用至今。這幫助WhatsApp保持簡潔的產品風格並在全球範圍內迅速擴張。PingWest將在本篇文章裡帶來這個190億美元故事背後更精彩的一面——WhatsApp是怎樣控制他們的產品,以及他們在進行全球擴展時的成與敗經驗。

 

產品原則:實用性第一,控制成本

Brian貼在會議室裡的那張紙條,「No Ads, No Games, No Gimmicks」(沒有廣告、沒有遊戲、沒有花招),並不是一句口號。發展至今,LINE和微信各種平台化嘗試,都要玩出花兒來了,但是WhatsApp還是那個簡簡單單的老樣子。

Brian說,Utility(實用性)就是他們主要的原則, 連接世界各地的人、讓他們可以更好地溝通,就是他們的願景。所以,一年半以前,當他在紙上寫下這幾句話時,並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決定堅持走這條路。「我們就要做簡單直接有用的產品。」

他回憶說,在2010年的時候,用戶數和活躍度是他們關注的兩個指標。「兩個都在增長才是健康的。如果我們增加功能,活躍度會提高,如果我們增加平台或者語言,用戶數會增加。但是,關鍵是平衡兩者。」

到現在,WhatsApp也沒有清晰的商業模式。最開始,他們是靠收費使用來獲得收入,這個微信與LINE花樣繁多的盈利模式比起來,簡直可以說是「簡單粗暴」。但是即使這樣,WhatsApp也僅僅靠著5000萬美元的C輪投資,一直撐過了好幾年。「我們把增長分成兩個方面,一個是用戶數,一個是營收。」Brian說。

「在用戶增長方面,我們主要看地區和文化,看是什麼阻止了當地的用戶不用我們的服務,是不是人們不想換電話號碼?還是別的原因?而且我們會從世界不同地方招人,來提供語言支持;而在收入上,我們主要的做法是成本控制,這樣不需要很多收入就可以維持收支平衡。」

 

平台化:慢慢來,寧缺毋濫

「為什麼不去添加更多功能?我們要的就是簡單有用,所以我們添加功能的原則就是,看它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是不是有用的。爺爺奶奶會用這個功能嗎?年輕人會用這個功能嗎?如果不是廣大人群可以使用,我們就不會去加它。」Brian說。

所以,對於WhatsApp來說,他們遲遲沒有開放API,也遲遲沒有進行從工具到平台的轉型。

他強調,WhatsApp並不是完全禁止API,而只是不把它當作優先選項。「我們希望保護用戶的對話。有很多人說想要API,但是我們知道API可能帶來垃圾信息,所以對於把第三方帶到我們的生態裡來,我們很小心。」

無論是Brian,還是另外一位聯合創始人Jan Koum,都不希望看到用戶因為不停收到「低價夏威夷之旅」之類的信息而卸載掉自己的應用。「我們可能以後會有,但是現在打造好的消費體驗是主要的。這其實很難,因為要知道,你在非洲和美國的做法是不一樣的。」

但是他們的競爭對手都不這麼想。微信不同,LINE也不同,從貼紙到遊戲,他們提供很多的服務,但是Brian對一些做法,比如明星官方賬號,明顯地不以為然,但是對於語音訊息,他卻大方透露到,WhatsApp會在今年推出這個功能。

「LINE上的Snoop robot(指一個叫做Snoop Dogg的Rap歌星官方賬號),這就是一個小玩意兒(Gimmicks)。誰想要一個這樣的明星機器人賬號呢?你前30秒也許覺得有趣,但是很快就厭倦了。驅動我們的是實用性。如果有功能符合我們的有用和實用性原則,我們會加入它。比如語音, 語音被證明是很有用 ,我們今年將會加入這個功能;但是約炮服務,找到附近可以約炮的人?那不是最有用的 。」

 

與LINE和微信的全球競爭:不那麼亞洲是我們的優勢

IM應用顯然已經在全球成為競爭最激烈的領域之一。面對來勢洶洶的微信和LINE,Brian認為自己在全球化方面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不那麼亞洲」。

「我們就是把自己建立在實用性原則上。亞洲有很大感情上的差異,比如說你看LINE,有很多『可愛』的元素在裡面,有貼紙什麼的,使用的時候,你就感覺很亞洲。我們更全球化,在整個世界範圍內都更實用,這讓我們在很多地方很成功,比如中東和拉丁美洲。」

不過,他也承認,這種做法讓他們在亞洲市場造成了一點損失,但是,「香港和新加坡都是我們最成功的地方,所以其實我們的做法在亞洲也是有幫助的。我們對自己有不同的定位。」

Brian否認了PingWest提出的三者「直接競爭」的說法,而是認為每個產品都有不同的計畫戰略。「LINE和KaKao與WeChat(微信)都有不同的營收嘗試,有的服務是很好的,但是有的時候也有一些奇怪的、不常見的服務。長遠下來,我希望我們的策略是成功的,讓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可以和別的人溝通。」

有趣的是,Brian對中國市場的態度非常微妙。一方面,他承認WhatsApp在中國不佔據主導地位,但是他又表示,「這是否是一個錯誤,還有待爭論(open to debate)。」 相比起中國大陸,在台灣和日本的折戟反而更讓他失望。他直言不諱地說,「在台灣和日本,如果更努力的話,我們本來可以更成功。」

不過,他還是向PingWest表示,「即使我們在中國不是主導地位,但是我們仍然支持產品的中文翻譯,日本也是。我們會繼續這麼做。讓世界上每一個地方的人都可以使用我們。」

 

印度和台灣:本地化的成功與失敗案例

Brian最後還和PingWest分析了WhatsApp在印度和台灣的不同案例。

儘管此前WhatsApp一直要付費使用,但是他們在印度卻是免費的,主要是因為,在線支付方式在印度是不可用。「在印度,在線支付不被人們接受和理解,那裡的人剛學著使用這種方式;人們也沒有信用卡,更多的現金交易。人們想付錢買用我們的產品,但是沒有辦法付。如果在這樣一個地方還要收費,那就是雙輸。人們會放棄使用。」

而談到讓他遺憾的台灣,Brian認為WhatsApp在台灣的失利,蘋果要負一定的責任。問題同樣出自支付。

最開始的時候,台灣最流行的IM應用是WhatsApp,但是現在,LINE已經後來居上,成為主要的通訊工具。Brian回憶起當初在台灣遇到的問題時說,「最開始我們有一個PayWall,你要付錢才能在iPhone上使用,這就給了LINE一個機會,因為他們總是免費。現在我們改變了在台灣的商業模式,進行免費了,但是已經失去了機會。我認為蘋果應該對那個付一些責任,因為當初我們在一些國家和地區不能進行支付,蘋果不允許我們這麼做,不然我們就會在韓國和台灣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場景了。」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聯合創始人Brian Acton談WhatsApp(二):中國大陸市場就算了,但是沒拿下台灣和日本,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