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創始人Brian Acton談WhatsApp(一):Facebook 190億美元收購背後的故事

Download-WhatsApp-Messenger-2-10-545-for-Android

如果你關注了被Facebook用190億美元收購的WhatsApp團隊,你應該還記得兩個小細節:一個是「復仇的故事」,被Facebook和Twitter相繼拒絕的工程師,和朋友一起創立了WhatsApp,在5年後,這家公司被Facebook以天價收購;另外一個則是有個人在WhatsApp的辦公室裡,貼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No Ads, No Games, No Gimmicks」,這個原則一直被沿用至今。

如果說前者讓WhatsApp得以真正開始轉型做通訊類應用,後者則讓其保持簡潔的產品風格並迅速在全球範圍內擴張。這兩個故事的主人,都是WhatsApp聯合創始人Brian Acton。一直保持低調的他,今天接受了面向斯坦福校友的非營利性孵化器StartX的邀請,進行了他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公開演講」,並在會後接受了PingWest等媒體的採訪。

 

逆襲的故事?

Brian在雅虎待了11年半。到2007年底的時候,他完成了一大項目,決定離開雅虎並休息一下。於是他和當時同為雅虎員工的Jan Koum(WhatsApp的另外一名聯合創始人)一起退出了雅虎。他去了南極和阿根廷旅行,並在紐約住了一段時間。但是,「在第一年以後,我發現我想做事,於是我又回到了舊金山灣區,決定找份工作。」

正是那時候,他和Twitter與Facebook都談了下,然後分別被兩家公司拒絕。回想起過去,Brian說,幸運的是,當時沒有什麼負面情緒。即使是在當時,他也並不覺得被拒絕了就很糟糕,而只是認識到自己不是那個崗位合適的人選。於是,當WhatsApp轉型做消息應用時,他帶上了所有的積蓄入夥,並且在裡面免費工作了很多年。在被Facebook收購時,這些「往事」並沒有造成任何阻礙,他和Facebook的人溝通很好,他說,「他們理解社交產品、溝通產品,也會總是隱私和安全,老實說,和這些人一起工作很興奮。」

儘管稱自己16歲就會編程,但是Brian並不是硅谷最喜歡的「年輕有為」式人物。當他加入WhatsApp時,已經38歲,而且剛離婚,可以說生活一團糟,但是現在,他已經是一個億萬富翁,並且剛剛升級做父親。儘管休假的一年成為他人生的重要轉折點,但是他並不建議人們效仿。他對台下的斯坦福學生說:「如果你重新開始想做點事,從你現在的生活裡離開一到兩個月其實就夠了,充充電。一年的時間,沒有必要。」

儘管創業公司起飛後創始人反目的情況並不少見,但是190億美元的收購併沒有影響Brian和Jan Koum的友情。他們自從1997年就認識,並且一直是老朋友。Brian對Jan的定義是,「他是我可以依靠的人。」

「有一次,我和一個朋友一起去猶他,早晨九點的飛機。之前我叫了一輛出租,但是臨出發了司機還沒到,於是我拿起電話,Jan是第一個我找的人。我說,你能不能在30分鐘內送我們到機場,於是他衝出門、跳上車,把我們準時送達。我知道他是我可以依靠的人。」

 

WhatsApp最困難的事情:在美國本土發展

談到WhatsApp發展過程中最艱難的階段,可能很多人都想像不到,是在他們擴張到美國時。儘管是一個美國本土團隊,但是他們最開始的目標市場是歐洲。

「我們是基於電話號碼的服務。在歐洲,跨國界的短信非常貴,但是很多人的同學朋友都在不同的國家,所以當我們的服務推出時,歐洲的人非常激動,他們很快就註冊,發展也非常快。然後我們才到美國推出。」

但是美國州與州之間,並不存在短信加價的問題,而且短信往往是包含在套餐裡,所以最開始,人們看不到使用WhatsApp的必要性。這也影響了他們早期在美國本土招人的難度。但事情還是在慢慢好轉。

「在美國增長對我們是一個挑戰。我們在墨西哥很好,所以也帶動了一些美國的使用,加拿大也在緩慢增長。但我們希望美國用戶是因為喜歡這個產品而使用它,而非僅僅是因為看到什麼廣告、或者歌手明星在討論這個產品而用它。」

 

准億萬富翁的心情:現在都有一點麻木了

在Facebook宣佈這樁收購時,福布斯曾經預測Brian的身價至少達到了30億美元。但是,幾個月後,出現在人們視野裡的Brian,依然是短袖短褲加棒球帽,談起產品,他滔滔不絕,但是談起個人財富,他的反應很平淡,他說,現在都已經有點「麻木」了。

根據Brian的說法,現在這樁交易還沒結束,結束之後,「我會很如釋重負。」 因為從宣佈交易到真正完成的這段時間裡,很多律師不停地圍著他。「我們有96小時在會議室裡,和律師一起不停歇地討論。很瘋狂。所以當結束的時候,我就麻木了。我知道這會改變我的生活,但是都好像沒有那麼重要了。」

他們最終還是回歸到工作上來。 現在WhatsApp團隊仍然保持著很小的規模,只有60人,其中一半是工程師,但是在演講中,Brian一再強調,「我們現在在招人。」

在觀眾的追問下,Brian也回憶了和Facebook創始人兼CEO扎克伯格的接觸。他說,最初是Jan在硅谷帕羅奧多的聖安東尼路和扎克伯格見的面。但是在二月初的時候,扎克伯克開始變得很認真。「他(扎克伯格)放了一個數字在我們面前,我們都說,天啊!要真的考慮這個事情了。」

而對於扎克伯格本人,Brian的評價也很高。「我們一起吃了晚餐,那是很棒的經歷。扎克伯格是很有能力的人、自我驅動、很有洞見。他在很多事情上都進行了創新,還參與到移民法的改革中來——他做了那麼多事情,我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睡覺!」

 

這麼高的估值,真的沒問題嗎?

190億美元的「天價」顯然還是震撼了不少人,諸如蒂芙尼和梅西百貨這樣的公司甚至價值都低於僅有50個人的WhatsApp。對此,Brian認為,「有很多方面來平衡估值。我相信一旦公司獲得高估值,那就是他們值得。」他說。

Brian認為,WhatsApp將會為Facebook帶來另一個十億用戶,不管這是直接還是間接的價值,這都是價值。而且比起收購,Facebook這次其實更像是投資,而不是簡單地全盤買下。「我很期待我們可以一起探索更多機會。」

不過,他也補充道,估值都是暫時的。「雅虎就是這樣,我看著它從100多億掉到10多億美元。估值不是長期目標。」他說,「在雅虎,我見到了很多收購,有的成功了,有的失敗了,但是現在在另外一方,我希望我的經驗能夠幫助這成為一樁成功的收購。扎克伯克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我們也希望能夠回報他。」

對於WhatsApp來說,被收購其實不是唯一選擇,上市也曾是他們的方向之一。但是,Brian卻覺得,幸好他們沒走到上市這一步。「要IPO,你要和華爾街銀行家審計員們打交道。要知道,收購是6個月的工作,上市你至少需要18個月,我都不知道我個人有沒有這麼多精力。我們更願意換時間來打造自己的產品。」

 

好投資人的標準:只要你們保持用戶活躍度與增長,其他的我們來操心

最初收購的震盪過後,現在人們最關注的開始是WhatsApp將如何和Facebook進行整合。Facebook本身旗下就有Facebook Messenger這款IM應用,會不會與WhatsApp產生競爭呢?Brian說,首先,兩者有根本上的不同,Messenger是基於Facebook的社交圖譜建立,而WhatsApp是基於電話號碼。而且,他們兩者的關係,在他們最開始和扎克伯格談判時,就說的很清楚,將是「獨立,但是平等」的地位。

Brian說,二者會獨立分開運營,並在功能上會各自探索。但是如果以後有什麼非常成功,那麼兩個平台都會進行支持。「最近Facebook Messenger也開始提供一些照片和視頻功能,這些都是我們有的。」Brian說。內部這麼做似乎過得去,但是他們對於外部的模仿顯然非常惱火。Jan Koum前幾天在Twitter上對蘋果新推出的iMessage功能進行了嘲諷,而Brian雖然更溫和,但是也不住抱怨,「見鬼,iMessage也開始添加功能。很多東西人們都是互相抄襲。」

而對於美國人最關心的隱私問題。Brian觀點非常堅定,「我們不會把數據發給Facebook。實際上,除了電話號碼以外,我們也沒有什麼數據。所以人們沒有什麼必要擔心這個。我們只有30個工程師,沒有時間侵入人們的消息,而且這種做法也不在我們的DNA裡面。」

至於商業模式,看起來Facebook給了他們相當大的信心。Brian說,Facebook的態度基本就是——只要你們保持用戶活躍度與增長,其他的我們來操心。

「那正是我們想要的。」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聯合創始人Brian Acton談WhatsApp(一):Facebook 190億美元收購背後的故事

‘關鍵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