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向圖書館徵收版稅

642559_89524063

最近在做中文電子書的市場研究,也跟著留意香港的紙本書市場。最近談得比較火的,應該是向圖書館徵收借閱稅。 媒體大肆報導,認為這樣變相要圖書館收費、作者及出版商貪得無厭、甚或圖書館的藏書量因而減少云云。其實這些是誤解了整個徵收授借權費用的用意。

 

授借權

其實授借權(public lending right,PLR [1])早在 1946 由丹麥採用,現在大部份歐洲國家都已有授借權制度,全球有 28 個國家已落實了授權制 [2]。授借權在不同國家略有不同,但是大部份國家的主要目的都是以補償版權持有人因公共圖書館令作品承受的潛在損失。換言之,如果每次有人借閱圖書,公共圖書館就需要向版權持有人支付授借權費用。可以說授借權是著作持有人向公共機構行使的權利,一般而言公共設施應以公帑支付授借權費用。

 

紙本書市場

或許驟眼看來,香港的紙本書市場好像很不錯。每年貿發局都會委託 ACNielsen 對書展進行市場調查,去年(2013)的書展,人均消費約為 790 元。「差不多所有受訪者過去一年曾購買印刷書籍,平均消費達 1,709 港元,比 2012 年多 55 元,而購買電子書的消費則為 594 港元,增加 135 元。」

我有幾個問題:

  1. 一年的平均消費才$1,709,其中究竟有多少是花費在本地書藉上的呢?
  2. 那個電子書消費的增長也有相同的問題,有多少是中文書藉呢?甚至有多少是本土作品?
  3. 假設香港 7,000,000 人有六成人購書,從這個統計數字推算每年的紙本書總消費額是$8,647,951,如果版權使用稅是一成的話大概是$864,795,這塊餅究竟足夠多少個本土作家吃呢?

 

 

紙本書利潤

看到書展每年人山人海,也有很多人大量購買書藉,難道作者跟出版商沒有在這個時候大賺一場嗎?仔細想想,那些書藉是以比平常較低的價錢在書展中出售,出版商或作者究竟有多少的利潤呢?我的一個親友是做印刷業的,我最近就問過他一個問題「究竟一本書的成本大概是多少?」他說其實很難計算單一本書的售價,但大概是這樣的:以一本書價值$80 的書為例,印刷成本要控制在$18 以下。即是印刷成本約為 22.5%,尚未把店租、工資、物流等開支加進去,總合以後一本書的成本最少也要 40% 吧。那麼每本書的利潤就是$32。

問了另一位曾於某大出版社工作過的學妹,她說暢銷書可能一個月賣上 1000 本,能賣上 100 本已經很不錯了。如果那本「賣得很不錯」的書標價就是$80,那麼每個月的利潤就只有$3200!先不論出版商有多少本書上架,但想那$3200 是作者跟出版社對分的,那個作者究竟要有多少產量才能維持生計呢?正如《剩食》作者陳曉蕾在其專欄提到「版稅也僅僅是書價的一成,好賣如《剩食》再版四次,版稅還不如我以前三個月人工」[4]。可見版稅本來就很少,授借權費用也不見得能有多高,對於香港的作家而言,授借權費用真的只是小小的補償。

 

圖書館藏書

其實制定授借權後,圖書館的藏書量應該不減反增。現時除了法定送存外 [5],其實出版商是不大樂意賣書給圖書館的,因為無償借書的確會為他們帶來一定程度的捐失。反之有了授借權後,出版商因為能夠在圖書館出借書藉時得到一定程度的補償,也就比較願意賣書。所以圖書館藏書種類只會增多,不會因為授借權而減少。

 

小結

作家們提議徵收授借權費用,實在不是因為貪得無厭。決定要走作家這條路的人,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收入微薄,工作不穩定,你不知道甚麼時候你的書會賣不出去。圖書館支付的這一筆借閱費,充其量只是對作家為社會文化努力的一點點資助。
我在想我有甚麼可以做,傳統出版市場我是碰不到的了,也許能夠做起電子書的市場吧?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為何要向圖書館徵收版稅

Kane 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