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北美的五年生活回顧(一)

doorclose

旅居北美轉眼已有數年,當初大學畢業以後毅然離開香港發展,現在想來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身邊朋友經常說我畢業以後能夠直接來北美工作很厲害。其實不然,那時候覺得自己更大一部份是靠運氣。

那些年要找美國大公司的工作不容易,應該說那時要令他們在茫茫數百萬份申請表中發現你的履歷是十分困難的事。首先你如果不是在美國大學讀書,你就不必奢望他們會派 recuriter 來大學招人;而且那些大公司也甚少在香港設立科研部門,也許是因為香港本身有金融貿易之都的形像。那時要找到面試機會,往往要靠一些人脈來推薦一下。所幸當時有做過兩事情:

 

一場鍛練 - 參加 ACM,還進過決賽

ACM 是大學著名的國際賽事,每年大概只有 100 至 120 間大學能夠參加總決賽,所以決賽出賽權的意義重大,這個很能說服大公司給你一個面試的機會。現在很多軟件發開公司仍非常看重 ACM 決賽的參賽選手,也有不少公司(如 Google, Facebook)每年舉辨同類型的賽事以便找到更多優秀的軟件開發人員,更甚者有新創企業是專為其他公司辨賽事為生。

 

一個經驗 - 在上海 Microsoft 實習過

大二那年的夏天到了上海工作了三個月,當了三個月的煙腸軟件軟件工程測試員。軟件工程測試員在美國也算是挺吃香的職業,事實上開發員也可以當測試員的,只要花一些時間 pick up 測試技巧。但很多開發員不願意轉職是因為開發員 build 的是 product,軟件工程測試員 build 的是 test product。好的 product 會令用家愛不釋手,開發員會非常有成功感;好的 test product 會令測試員神憎鬼厭,而且也没有用家知道他們付出的努力。

其實軟件工程測試員的空缺在各大公司都長期有空缺,如 Microsoft, Google, Amazon, LinkedIn 甚至 Netflix。除了軟件工程測試員的知識外,在上海的三個月裏還得到了一些人脈,因為當時的上海 Microsoft 分部還剛起步,有很多總部的人會過來 ramp up 自己的 product team。

 

一次機會 - 2008 年 Microsoft 來香港招聘

2008 畢業那年,碰巧有 Microsoft Exchange 的人到香港招聘亞洲區的人材,那年以後我就没有再聽過公司有搞這類招聘了。那時候其實覺自己很幸運,馬上找到一些朋友推薦,獲得了 phone interview 的機會。輾轉得到了面試機會,當被問及對哪個職位有興趣時,直接了當地選擇了軟件工程測試員,一來覺得會比較容易得到 offer 的職位,二來這也會是一個挺有挑戰的工作,況且找別人的碴本來就是我的嗜好。最後成功得到了 offer,在 Microsoft 一做就是五年了。

這個旅居美國的開端其實有三分努力七分幸運。相比現在,那時要到美國工作其實很困難,因為那時大公司不大會留意亞洲地區的人材,而且只有大公司才有資源把這些人挖過來。但是隨著他們打入中國市場,他們開始接觸到一些很好的亞洲工程師,也樂意把他們挖到美國總部來。另一方面,近年隨著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whatsapp 等 startup 百花齊放,投資者樂於投放更多資金去催生下一個 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令很多比較成熟的 startup 也有能力聘請亞洲人材來美國工作,這就令這一代香港大學生多了不少出路。

至於為何要來美國、軟件工程測試員幹甚麼、Microsoft 總部的所見所聞,大家有興趣的話,容後再表。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旅居北美的五年生活回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