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的討厭事

1-444954_60905106

最近有個女性朋友同我講,話返工返得好唔開心。我問佢發生咩事,佢話新嚟咗個咸濕上司,成日借頭借路對佢毛手毛腳。

OK,我其實真係唔多理解得到,呢個世界點解會有咁多咁乞人憎既咸濕上司的。返工真係好得閒咩?抽到女同事些少水真係好爽咩?你睇中個女同事你咪光明正大溝佢返嚟囉!乜得要搞到鬼鬼鼠鼠借頭借路去揩人油,真係過癮啲咩?

朋友既故事,大概係典型既性騷擾辦公室個案吧。騷擾你果位,係個高級過你既上司。女同事敢怒不敢言。受害既女同事唔肯出嚟指正,犯案既男同事繼續得寸進尺,直到有一天,男同事大膽到唔需要再借頭借路打擦邊球抽你水,直頭明目張膽一野揸落心口,女同事才終於發爛反抗,然後事件驚動老闆。這種事情,老闆會做啲乜呢?捉晒兩個當事人入房,對質一番。由於老闆根本冇目睹事情發生,於是永遠係女有女鬧,男有男辯駁,永遠唔會得到結論。老闆在完全唔知情既情況底下,只可以用「只係一場誤會」之類既方法打完場,然後男女雙方繼續工作,不過往後既日子,每日都面阻阻,每日返工就尤如見到仇人一樣,辦公室既氣氛從此變得詭異無比。

這些事情,我也遇過。處理這些事情,問心,很困難的。作為老闆,當有女同事被咸濕男同事抽水,在當事人未有向你親自舉報之前,你基本上甚麼也不能做,儘管我總會隱隱feel到多少性騷擾的氣味在漫延。難聽一點說,你總不能代女同事回答,到底佢係自願被人抽水還是無奈屈服於咸濕男同事的淫威之下。我也層經遇過一個case,女同事被男同事抽水,心中很不憤,於是跟相熟的同事講了這件事。那個相熟的同事認為「事關重大」,於是私下跟我「報案」。我聽完,於是拿拿臨搵果位受害同事,問佢有冇嘢可以幫忙,例如陪佢去報警,又或者以老闆既身份,警告一下果位男同事。結果,同事又係要求我千祈「唔好搞大件事」。報警,當然係搞大咗件事,女同事堅決唔肯。警告佢?咁佢咪知道係我篤佢出嚟?以後返工仲要日見夜見,所以女同事又佢絕了。

「咁炒咗佢好唔好?」我問。

「炒佢…好丫。不過可唔可以唔好話係因為我呀?」女同事問。

我明白女同事既擔心,但當我聽到佢呢句說話既時候,我還是當堂暈了一暈。

炒一個同事,as long as補足錢,基本上有權乜都唔解釋的。如果一個同事長期令到辦公室裡面既一班女同事感到困擾既話,呢條友我無論如何還是要炒的。

受害女同事要求我絕對唔可以向咸濕男同事揭露佢被炒既真實原因,以免令佢跟人結怨。我答應了。於是我老作了一個似是而非既理由,將男同事辭退了。然而我其實幾肯定,咸濕男同事都唔係傻的,佢心裡明白,佢平日既工作,冇乜咩犯錯的。失驚無神被炒,理由只有一個,就係平日既咸濕行為被揭發了。

鬼鼠而咸濕既男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小器同報復心重。當日我用咗一個老作既理由辭退佢,老實講,邊會呃到佢?離職之後,幾位被佢抽過水既女同事,還是被佢零零星星地電話騷擾。幾十歲人,仲搞啲咁既嘢,實在係好低能。但女同事以為,「唔揭露真相」就可以「唔洗結怨」,唉,也是太天真了。

男人咸濕,冇罪的。但世上有許多發洩方法,總犯不著要到你工作既地方搞亂檔灘。面對這種事情,受害既同事感到困擾同擔心,我也真心理解,然而同事們期望老闆能為這些事「主持公道」,但我地處理呢類事情既時候,一方面要妥善解決事情,另一方面又要保密,仲要顧及同事唔好「被結怨」或「被針對」,一次過要滿足晒幾個願望,問心,其實我堅係好頭痕的。

祝大家有個愉快嘅週末。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辦公室的討厭事

人在中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