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尊重的人

V1paper-vol027-blogger05

下筆前看了香港貿易發展局的一個調查報告,查訪內地中產消費習慣及一些心理分析,他們絕大部分都會相信穿上名牌後,別人會對你另眼相看,觀點改變,態度轉變,總之自我感覺良好。

其實香港也是。

 

雖然大部分人被問及自我型象時都會說,什麼自己的內涵重要、自信心、內在美、不用靠名牌衣裝,但有幾多人做到呢?我也不能。我覺得亦無需要不靠衣裝,重點是不可只靠包裝。所以有些人我是很尊重的,就是又懂包裝自己,又有真材實料的人。提提兩類人材,運動員及音樂家是我敬佩的,我說的是不用評判評審的運動員,如鬥快、比遠、高、準等等。其他世俗事情有很多方法、很多途徑、很多後門。但運動員只有一個方法,就是練習,失敗,練習,失敗。是一般人不能接受的重覆、不能有的堅持,世界太多誘惑了,怎可天天做同一件事呢?我很愛看擧重比賽,很簡單但絕不容易,想想擧重運動員的練習,動作可能只是蹲下、抓住、擧高、放下。苦苦練習幾年,就在比賽中的幾十秒一較高下,失敗是大多數,沒有非一般毅力,不可能再苦練再比賽再失敗,我尊敬的是年年比賽,年年失敗,但又卷土重來的運動員。

音樂家。李雲狄。

 

和運動員的努力方程式一樣,不停苦練那些樂章,手指把樂章彈得比自己的呼吸、走路還要熟悉。

一次電視台有一頒獎禮,請來了李雲狄來任表演嘉賓,晚上八時直播,各得獎者中午已入廠採排演練,表演嘉賓亦分別逐一到達,李雲狄當時人氣高企,全港一片雲狄熱潮,三至八十無一幸免,監製安排他只獨奏一曲,因時間關係,要他把一曲原來十分鐘的獨奏,改短至四分之內,對於鋼琴巨人來說,只是踢一腳足球吧了。

四點半到他採排,只彈了一次,己換來廠內幾十人的瘋狂呼叫與掌聲。當時我估他定會外出用膳或離開廠房到私人休息室休息。怎知他眼睛沒有離開那具三角琴,工作人員把它推入後台,待晚上九時多才搬回台中原位給李雲狄演奏,李雲狄跟著鋼琴,躲到烏黑的後台,繼續練習那短短的曲子,我從木板中間看過去,只見黑影在琴前反覆彈著,很動人的一刻。

 

八點節目直播,台前人流湧湧,環節一個接一個,笑聲歡樂聲不絕,我完成其中一部分後,到後台一角休息,驚見一身影獨自躲入暗角,我好奇跑去看看,只見李雲狄的身影坐在琴椅上,雙手放在黑暗的琴鍵上遊走,手指在彈動,但沒按下,身軀在擺動,明顯是幻想著在演奏,準備下陣子的演出,巨人坐著,無聲的練演著,外面舞台哈哈哄哄著,他只在自己音樂裡,自己世界,尊重自己的音樂,重視自己的演出,那理只是四分鐘。

要得到尊重,就是這麼。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我尊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