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water

我語氣相當沉重的對著朋友說:如果你把時間全部花在錯誤的人身上,所有你曾經付出過的時間不會回來,而你消耗掉的生命也無法替你帶來什麼正向的意義。當然,這樣講是希望他可以專注在於自己有限的時間上,如何安排出正確的時間去做正確的事情。如果你人生中的大多數時間都被爛人填滿,那你的人生也會跟著一起爛下去。這樣舉例很過分,但如果不懂得這意思的話,我這有活生生的案例。

 

我老爸生來就是在權貴世家,阿公在世沒中風前,幾乎每個現在掌權的主流政治人物三不五時就要到我們家拜碼頭,當時還沒什麼人再講黑金文化,光是送禮跟著水果 禮盒來的現金就夠嚇人,我國小時只要是碰到阿公或是其他叔叔,雖手一拿就是3000、5000的到手上,過年更是隨便一包都上萬。

正因為老 爸活在那種成天被人阿諛奉承的世界裡,他自甘墮落每天跟別人鬼混,他威風的跟我說:那些人都叫我大哥,我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你看你老爸可是很神氣的。是 阿,所以幾乎天天他都被叫出去喝酒,喝到半夜兩三點才回家,他朋友說小孩老婆要會教訓,這樣才像是男人。因此我、老弟、老媽就活在成天被老爸胡亂毆打、拿 刀恫嚇甚至是直接砍了過來都有的日子之中。

 

我記得有一次一家人跟那些叔叔伯伯們吃飯,他們一餐飯講了不知道幾千次『幹你娘』,然後他們的小 孩子因為累了、想睡了,在一旁吵著想睡覺,而叔叔伯伯們不爽就一腳往小孩踹下去,把他們的頭壓在桌上,要他們安靜不要廢話,這一幕影響我至深。為什麼?老 爸有樣學樣,他用腳把我的頭踩在地上,要我跟他求饒,起因不過是他想買瓶紅露酒,而我勸他不要而已。

老爸大多數的人生幾乎都跟那些爛人混在 一起,最後他也跟著爛掉。當他被我們一家人拋棄時,那些曾經稱他為大哥的小弟們、叔叔伯伯們沒有人幫助我老爸,他一個人住在公園紙箱裡、五股泰山高速公路 旁的鐵皮屋裡、中山區廢棄的大樓之中。他的人生徹底廢了,從老媽離婚時他還有90多公斤,到最後剩下僅僅41公斤,聽老弟說他幾乎有時候是三天一餐。

 

你說這是咎由自取嗎?我常跟老媽或老弟講,如果老爸他懂得自制,當初願意花點心思在正確的人身上,比方那些來巴結的政客,好好控制那些關係,懂得正確的人做正確的事情,同樣是交朋友,一定可以交出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的名堂。

但 他毀掉自己的生活、毀掉一個家庭、毀掉一位愛他人的心,而他真正毀掉的是自己原本信賴之世界頓時消滅全無。你說錯在哪?唯一錯就是錯在他花錯心思在錯的人 身上,從錯的人身上獲得錯誤的知識與經驗,在錯的人身上取得幻覺般的虛榮,可卻沒看透別人根本只是當他好玩、好利用而已。

 

我再一次的對著那位朋友說:每個選擇都要謹慎、都要小心,更要節制、自制。不要花時間在錯誤的人身上,因為久了之後,耳濡目染,你也會以為那些錯誤的人就是你生命中的全部,最後你就跟著一起錯誤下去。謹慎交友、小心使用時間。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Norika
‘關鍵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