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埋怨,不等於我應該怪你怨。

letitgo

我記得我以前寫過許多篇文章,勸年輕人當感到前路茫茫,搵唔到出路嘅時候,盡量不要放任自己去埋怨。理由係,「埋怨」幫唔到你解決問題,而且亦幫唔到你釋放幾多負面情緒;但長久嘅怨氣卻會一點一滴地蠶食你嘅鬥志,打擊你走出困局嘅機會。

埋怨對自己冇著數,呢個諗法,經過咗咁多年,我還是沒有改變的。但當我們呢班上咗位,生活已經算係安定落嚟嘅中年人,望住一班還在苦苦掙紮嘅後生仔女,心中有說不出嘅怨氣嘅時候,我們應該怪他們嗎?

「依家呢班後生仔,淨係識得日怨夜怨。真係唔掂。」朋友說。

「時代已經唔同了。應該接受現實啦。佢地有乜好怨?」又有另一個朋友說。

「佢地自己諗唔通遮,個個都埋怨讀完書之後搵唔到應得嘅。個個都淨係識行呢條路,其實識得諗,讀少兩年早啲出嚟做嘢,依家咪掂晒囉。」朋友補充說。

我忍唔住駁咀了:「只能夠講,今天呢個時勢,讀書多同少嘅分別,實際上比以前冇咁明顯。但唔讀咁多書,不等於你嘅機會就會多咗喎。社會上整體機會係少咗,這個是事實嘛。」

「機會幾少,還是有人成功呀。」朋友回應:「係佢地心態唔好,所以影響佢地既成就。佢地自己根本都唔努力。」

這個時候,下半場開波了。我還來不及回應,就望見酒吧的電視螢光幕,阿仙奴被轟入第五球了。

輸波讓我心情壞透,再加上飲了點酒,我按捺不住,跟朋友就剛才的話題理論起來。

*****

在公司裡,其中一件我最不喜歡的事,就是幫同事們certify入息,因為她們想申請公屋。

簽個字,舉手之勞,我當然不會介意。但我望見她們,大學畢業了,每天都努力工作,但她們想有個家,也只能寄望能分派到公營房屋。我聽過有朋友說,這種人其實只是「冇大志」。但我總是不能同意。實情是,私營房屋的價錢,對她們來說是遙遠得太誇張了。她們的薪金,我清楚不過,我儘管年年加佢地人工,要買私樓,難度還是挺高的。佢地只想要個自己既家,願望也不見得過份,可見將來最有可能讓「願望實現」的,就是申請公屋,我覺得這是務實。為何要話人家「冇大志?」

我們這一代人,現在算是上了岸了。但當年我們出身的時候,我還未感受過那種近乎「絕望」的感覺的。懷著「希望」去工作,要做出成績來,其實是容易得多的。

現在嘅後生仔,心中有怨氣,我總覺得很自然吧。假如我是在這幾年才出道的話,我也難保自己不會埋怨。

我不能說這是同情,但這個年代的後生仔,他們的路比我當年來得艱難,卻是我不能否認的事實。他們有點負面情緒,其實也可以理解吧?

*****

這個想法,我肯定不是每個人也認同的。有些朋友還會覺得很反感,而且認為我在替他們的「唔長進」找籍口。

我不知道,我應該怎樣向這些朋友解釋。我只知道,只要你曾經嘗試過做underdog的滋味,你就自然會感受到我所講的。

我來自中產家庭,讀過名校,也出過國留學。我身邊有許多朋友,背景跟我很接近,也有些會比我更好。他們事業做得好,得到了成就,他們曾經付出過努力,這點我從不懷疑。但人總是會忘記,自己的出身,父母給你的教育、見識,在你的成就當中佔上很大比重。你不用憂柴憂米,不用怕萬一選擇錯誤會讓你和家人手停口停,你自然會有勇氣去嘗試不同的路…直至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為止。你還忘記了,你以前讀書時,考試前你有本錢把自己關在那間只屬於你一個人的房間裡溫習,而人家可只能跟兩個細佬妹share一張不到兩呎的小書檯…諸如此類。

當你擁有一切upper hand,面對那些先天優勢比你差一大截的人,對他們做得沒有你成功,我們其實有沒有資格批評?有沒有資格去說他們只是不夠努力?

我認為自己沒有。

*****

寫這段文字的時候,也許是酒氣還未過吧;我總是沒有辦法將這堆文字有邏輯地組織起來。

我們如果認為,自己在社會裡,屬於那些「比較成功」的人的話,那我們就大方一點,對年輕後輩,寬容一點吧。今天的年輕人,要煩著他們的事情已經夠多了,犯不著要我們這些老人家再去踩多他們幾腳吧。有些人將社會分化撕裂,歸咎後生仔「乜都怨乜都鬧」,但我們這些中年人,對他們又何嘗不是「乜都睇唔順眼」?分化和撕裂是雙向的,沒有我們的自大,這個世代之間的分化撕裂,其實成不了事吧。

其實「緊人,鬆自己」,是否才是我們這代人的真實寫照?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我不埋怨,不等於我應該怪你怨。

人在中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