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那些事(3): 網絡監控

brick_wall

跟外國的朋友去解釋,中國的互聯網就像是一個獨立網絡一樣,跟外面的網絡世界完全分離。他有自己的一套法則,有自己的一套標準。最能體現的,就是那一幅無形的牆。

 

中國大陸的網絡監控

先聲明一點,我深信互聯網應該維持開放和中立,反對任何形式的監控,支持Net Neutrality。本文並不打算討論這一個話題。

我們經常形容大陸的網絡有一幅防火牆。這個概念上沒錯,而且也應該是方先生最初的設計。防火牆的建立,眾所周知是為了將一些政府覺得敏感的內容封鎖。現在中國有接近 6 億網民,要建立一個中央的網絡監控過濾系統,非常困難。因此當局早已將整個監控系統化整為零。

簡單點說,整個系統除了在每個城市 Internet Exchange 層面做過濾,也要求每個網站本身加入過濾系統。這個要求跟 ICP 備案綑縛處理。所以假如有哪一個網站不做好過濾,該網站 ICP 備案的聯絡人就會有麻煩。當局一時三刻就會以紅頭文件發給 ICP 備案聯絡人,要求加入新的關鍵詞。

 

全都是受害者

到現在為止,我沒有聽過一位大陸的朋友跟我說,喜歡這幅牆。試想一下,很多新知識都在外面的網絡世界,要找就要用 Google,但 Google 被封鎖了;外國很多朋友用 Gmail,但大陸很多電郵服務商都封鎖了 Gmail;你想做一個網站需要連到 Facebook 或 Twitter 這一類外國的社交平台攻打國際市場嗎?別發白日夢了。

國內的用戶,全都身受其害。你會看到他們經常去罵,再用不同的方法去翻牆。但可悲的是,柏林圍牆也不是一晚倒下的,更不用說要推倒這幅無形的牆。

 

衝破防火牆

他們知道自己活在圍牆之下,用盡方法去突破重圍。

連不到外國的社交平台嗎?他們花大量的功夫,在海外建一個 proxy server 去處理,忍受極差的連線質素。只求將產品造出來,希望將來有一日,將產品推向國際。

上不了外國的網站嗎?很多大學生自己建了 VPN server 用來翻牆,甚至將服務賣給其他同學。

你會看到他們學(抄)外國的東西,學得很快,而且學得很好,甚至有很多有心人將外國的新技術翻譯成中文。(好了,別跟我說版權的問題,香港人去聽演唱會,都拿著手機高清拍攝再即晚網上重播了)

反觀我們香港,獲取新知識、搜尋各種資訊,全不費吹灰之力,但我們就缺少了一種追求學問的心。大陸很多網站和流動應用都達到了國際水平,你看香港的十大 mobile app,還是不停有令人反感的廣告跳出來,整個用戶體驗更是差得不能再差。

有時候我在想,也許是這幅牆,讓他們有那種突破重圍的心。

 

P.S. 說起牆,也讓我想起這句話。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give us a chance to show how badly we want something.
Randy Pausch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北京那些事(3): 網絡監控

Victor Lam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