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偉明 華麗背後之美麗承傳

vol25-interview01

第一次面對面自己年少時的偶像,是去年在一次慈善晚會之中,因為工作關係,能與偶像近距離接觸,發覺原來馬生馬太都是超級平易近人的,Walter整晚說話不是很多,但態度真是親切又可愛,馬太則十分健談,感覺爽朗又親切。

眼前的Walter Ma伉儷,個性的一靜一動差異中又融和得天衣無縫,我感受到他倆之間是一種默契,原來青少年時期的馬生,個人比較沉默不善於交際,Walter:「即使回到家裡,我同樣也是個不多說話的,不像現在這麼「可以」健談,我像是個啞吧似的,這不是害羞,只是比較內向吧!」

 

個性與品味

平常人一對夫妻在穿衣打扮上,一般常會各有各的品味和眼光,但Walter說他和太太在這方面從沒爭拗,Walter:「我的眼光便是馬太的眼光,我認為好看的,她都不會有異議的了!我倆看起來像天與地的個性,但其實我倆在生活上其實有很多地方都很夾的,譬如說我不喜夜蒲,她也不喜歡,我不抽煙,她也不抽,我不喜歡噴香水,她也一樣,雖然說間中都會有些小吵架,但我倆的大部份的習慣喜惡其實是很夾很融洽的!」在Walter口中輕描淡寫的細說出夫妻相處之道,再次感覺到的就是那份簡簡單單的恩愛和幸福感了!

Walter表面上看似無菱無角的個性,卻能設計出一襲襲剪裁獨特的華麗的晚裝,沒有太大野心去創造這華麗的事業,卻有源源不絕的設計靈感,華麗之路是如此這般十年又十年的輕鬆走來。Walter認為自己是一個沒太大獨立能力的人,除左設計服裝之外,似乎沒什麼其他擅長似的,兼且也沒有什麼嗜好興趣。

 

興趣=工作=嗜好

Walter說自己個性平和,喜怒哀樂情緒起伏不大,偶有失落的時候但不會持續太久,頂多幾天日子又沒事了,唯有對工作則是十分狂熱,很喜歡同一時期接很多工作,時間一忙、編排又密,有工作壓力推動,充滿挑戰感便會感到快樂開心!
Walter:「我就是這樣奇怪的人!喜歡同時期接很多檔的工作,就好像近月來應邀為亞洲先生和亞洲小姐的形象總監、做製服、任顧問,常常四處頻撲穿梭!」
非常時期更是,除了常規工作外,每星期都會答應為「姊妹」,「青春」等少女時裝雜誌介紹流行穿著,令到助手們都十分忙碌準備服裝及拍攝工作,忙得透不過氣時,甚至講笑的拜託Walter可否不表那麼多工作呢!但Walter卻認為原來經過這般排山倒海的工作考驗,真的可訓練到助手們一身好武功、能在短時間完成工作,兼且可以達到快,靚、正的要求。

 

Walter:「其實我也不是只會工作、工作再工作,我也會去看電影,去Disco消遣,打打麻雀,但朋友都會叫我做「馬四圈」,麻雀打四圈就要走,我說我要回家,我要睡覺,我明天要上班,我最開心的娛樂就是工作,我最大的興趣就是工作!」

除了不需太多的休閒娛樂生活之外,即使每天要應付忙碌的工作,但Walter卻又好似不需要休息一樣,如果你是Walter Facebook上的朋友,你就會發現他常常三更半夜仍在線上的。

Walter:「我每晚大概只睡4-5小時,我這人很奇怪,煞有介事的躺在床上睡覺,不是很容易入睡的,而且也不會睡很長時間,但在東奔西跑的路途中,坐車上就很自然入睡,那怕只睡一數十分鐘,我已經很足夠很精神的了!」

 

錢是零概念

之前提過Walter間中也會陪同客人去為訂造的服裝,購買配襯的裝飾或鞋,事實上Walter自己本人便很喜歡購物,不單單是衣服、鞋子、打扮的配襯飾物,其他如家庭用品、室內裝飾、以至到廚具用品等,只要是漂亮的,都可以毫不手軟的便買下來,購物慾的種類多,近年來已經收窄購物種類的範圍,只集中買衣飾之類了。

以前的Walter也真厲害,賺錢不用傷腦筋,花錢便更隨心所欲,像看到一個花瓶覺得漂亮便付錢買了,想都不用想便可以買了。97金融風暴之前,香港人潮流玩意便是「買磚頭」,Walter也有投資購入些住宅物業,這對於沒有理財概念的Walter來說,這只是單純的一個購物行為,肯定不是一個投資行為,Walter:「97之前的我真的不用擔心「錢」這個問題,物業租出去每個月收到的錢,便存在銀行,年底就拿去旅行,想都沒想過需要錢揾錢,可以錢搵錢!」

 

原來多年以來Walter Ma這個品牌的生意經營運作,Walter只需要貢獻出自己的設計,其他如行政、財務等工作,他從來不需處理,基本上都是他家姐去協助,就連口袋沒錢也不勞自己去提款,寫個支票,就有助手去處理,然後就現金到手,他說97之前是銀行也沒有去過的,誇張吧!

在筆者看來Walter真是個超級快活人,因為興趣就是他的工作,工作又可以賺到錢,錢又不用花精神去管理,97金融風暴之前,錢的「有」與「無」對他來講,完全可以是零概念的,理財方面的能力,(哈哈)他形容自己是比豬還要笨的,唯一一次最醒目的決定就是投資購入了一個商鋪物業, Walter:「金融風暴後,初期市道差了,生意額也下滑,以當時不可能開源的市況下,也只有節流的方案了,經過多方面的裁減開支後,財務情況仍未算踏回平穩的狀況,當時正正就是賣出了那「英明決定」的商鋪物業,讓公司生意可以過渡那段困境的。」

在風暴困難之後,曾經一度Walter和馬太間中也閃過可以退休的念頭,但那麼喜歡工作的Walter又真沒認真去實行,還是非常有衝勁的工作,工作再工作,不為金錢,只為興趣和那份滿足感,多爽!

 

華麗光芒漸退

即使當年自己最風光的時候,亦已做好心理質素的調適,因為風光過後總會有退下來,光芒漸退的時候,或會被人冷待或遺忘,所以Walter從不會介意與別的設計師同場,或與新人同場演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心理準備功夫。

Walter:「時裝是一個長命的競爭,現今可能有一些設計師比我更出名,但不代表技術比我強,即使是,但也不代表全線的設計也比我好,人不會是萬能,所以我不會介意別人在媒體的曝光上或會多一些!」

眼前的Walter的自我價值的肯定、滿足感,絕大部份都來自工作,當然萬人鼓掌的感覺會很正,但他不會太過沉溺,這方面Walter心理質素真的很高。

Walter:「退休後的生活,因為自己喜歡食,或會選擇做一間特式餐廳,但其實我真的有一個抱負,希望當我退下來之後,我想栽培新的年青設計師,藉著大家合作去做他們的品牌,扶植他們,為香港的設計師後繼做出傳承的工作。
到時即使年紀大了,工作能力不成了,但起碼我有眼光的,會看的嘛!多年來我一直對每一個潮流都積極去投入,不要讓自己慢慢變得古老石山一樣,人老但心不要老,要貼近潮流,對新事物不可固執,我除左電腦科技比較差,其他的都ok的!」

 

Walter:「現時學院派的新人,常常以為一出道便可以是一個設計師,花思都集中設計工作上,但設計的工作不能只單單學習設計,事實上是需要學習多方面的知識作為基礎,一句話:如何天馬行空的新概念,都需要靠實質的經驗支撐,必需在服裝常識上充實自己,例如:面料、裁剪、配件、物流等等的知識,才能在行業中實際地站得住腳,學生畢業出來,初期必需要對整個行業的生態有實在的體驗,經過一輪類似學徒的學習階段,然後在心態上調整好,不要想當然的以為畢業了,便是一位設計師,就能有自己的品牌等等,那他未來的路會走得較為舒服。」

「現時學校方面對培訓一位設計師,時常只集中在藝術創意的範疇方面,反而缺少了在商業角度的創意培訓,創意與商業要手牽手地一齊成長,在市場上才能慢慢站穩陣腳,慢慢才可發展事業。

 

Walter認為有創意作品,是需要在一定時間內完成的,才能算是成功,給十年八年才完成的作品,這個作品已經不能算是創意了,就如他的一個約80款的一個collection,基本上一個月的時間已經可以畫完成了。

說到底創意的作品,無論是製作的過程以至到成品出來,都必需達到理想與實際的平衡,才能在市場上慢慢的生存下來,能夠生存下來,才能繼續講求創意的理想,否則其他通通都白講的!

Walter還有趣地以電影行業舉例說,香港不是需要很多的王家衛,而是需要多少個杜琪峰、許鞍華,出來的電影作品有創意,觀眾又有感覺,然後又有票房的,這樣子「壽命」才會長,否則真是壯志未酬身先死了!」

 

難覓接班人

既然沒有具體的退休的想法,但對服裝設計事業的傳承,Walter卻有著另一番的熱誠,像今年2013的亞洲小姐,馬生引線了幾位年青的設計師,讓他們每人在決賽節目中負責一個環節,由25位亞姐以時裝表演的形式展示出來,這正正就是讓設計師們爭取每一個展示自己作品的機會,也讓他們嘗試在不同媒介方式去展現作品。

當年亦有遇到些較有潛質的助手,但他們追求的目標,理念不一樣,他們未必想做Walter Ma這個品牌,一般香港的設計師較為希望成就自己的品牌,與歐美的外國的風氣不一樣,那邊的設計師的想法較為遠見一些,即使打工也會全情投入別人的品牌,希望為那個品牌成就出來,品牌打響了,設計師自己也會與有榮焉,如何令到新一代設計師傳承下去,為香港設計事業貢獻更多,這正是Walter抱負中希望達到美麗承傳的理想。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馬偉明 華麗背後之美麗承傳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