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奇遇記

酒店奇遇記

最近常常要到酒店工作,偶爾間,都會想起一段在好多年前初做審計之時所發生過的酒店奇遇。

那一年,我和另一位同事兩個人一起飛到重慶某知名酒店做審計。可能那裡的地方實在太多吧,酒店安排了我一個人在財務總監隔鄰的專用玻璃會議房工作,而另一位同事則安排到另一樓層的別一處地方去了。

大家可能都知道,幹審計是要做到天昏地暗的差事,沒分日夜可言。記得某一晚,當時大約在午夜十二時過後吧,所有辦公室職員都下了班,只有大堂仍有職員當值。

忽然,一位穿制服的女職員似乎要入來辨公室拿甚麼文件似的,我隔著 Note-book 望望她,發現原來是外面當值的員工,我禮貌地向她說聲 Hi。她好奇地問我:「你是甚麼人?」我隨便地回答一句:「是總公司派來的… 」她似乎聽得出我的港人口音,暗暗在笑。之後她走了入來,彎著身子伏在桌上托著腮,主動地跟我攀談起來。

老實說,夜瀾人靜,孤男寡女,面對著身段火辣卻如水溫柔的一位四川姑娘,冰肌秀骨粉脂凝香,給她悄悄挨近,徐徐投懷秋波暗送,怎不意亂情迷?誰不心軟?誰不動容?幸好,當時極疲乏的身軀加上極清醒的理智提醒了我:小心有局!

我隨即嚴嚴地向小姑娘斥責了一句:「請妳出去!」

 

其實,有關相類似的故事,我在一些駐守在內地的港人口中也聽過了不少。據他們說,女孩子除了是想「巴結」拉關係求著數是原因之外,背後,還可能源自一般國內年青民工都或者有的那份內心寂寞。

跟香港人不同,大陸的孩子好多好早便要離開父母親人,老早走到學校讀書寄宿,或者到工廠打工去了。他們打從小小年紀便開始到處流徙,只有床位沒有家,沒有親人沒有關顧,大部份時間只對住刻板的工作。有次,一位廠長專程在晚上帶我到工廠附近的 Disco 區視察,好讓我去看看工人下班後的生活,我竟然發現,進出那煙花之地買醉尋樂的,竟是女多男少,無他,始終工廠都是女工的多。我看在眼裡,也不禁有點兒心酸。

原來有個家,可以每天回家對著親人,對好多人來說已是一種福份。今天,我為著可在香港這片福地生活及成長,真的要好好地去謝恩。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酒店奇遇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