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銀行能被網路銀行取代嗎?

bankc

我們已經看到數位科技改變了很多事情,從唱片到大學課程,然而銀行似乎從這件事情中免疫。當然 ATM 和網路銀行多少都有影響到銀行組織,但央行壟斷這件事卻從來沒改變過。就像我們從植物和動物身上取得食物,我們也必須從真的銀行手上拿到錢,而這顯然是我們大多數人都在做。

然而,從字面上看,瞬息萬變的數位經濟給銀行機會去操盤他們的金錢。但是,如果他們不是企圖對抗,而是學習合作,那麼錢的新角色是對等的,而他們有可能再次創造高峰,或是至少能服務社區。簡單來說,銀行還是可以繼續進行借貸,但除非他們願意幫助這些團體自我投資。

幾個世紀以來,銀行享有專屬特權能把錢投入到真實世界中,這個系統在中世紀中被建立,而這是讓中產階級崛起速度放慢的方式。

為了保障自己的財富,貴族讓當地貨幣成為非法,強迫每個人都需要在帶有利息的狀況下向貴族借錢。當然,如果每個人借錢都要還利息,這說明了明天的錢永遠會比今天的多。只要經濟持續擴張,領土持續擴大,那這樣的做法就是沒有問題的,至少對那些在殖民地這麼做的貴族來說。

但當我們企圖讓經濟持續成長,那這樣對於擴張的定義就會被打破。經過了一段時間,網路顯然能夠幫助經濟成長像是殖民地擴張一般,我們可以期待「數位經濟」的長期繁榮。在一個數位的市場,上至下壟斷控制已不再合理。人們開始成立公司,即使沒有任何資本,然後直接在網路上進行交易。

無需將商品先賣給 Wal-Mart,再透過 Wal-Mart 賣給一般的使用者。只要直接透過 Etsy 就可以進行銷售。由於有足夠的效率以及智慧型手機加密認證的程序,我們甚至不再需要銀行進行交易驗證。如同 Alan Greenspan 在參議院提出的證詞,我們發現民營單位和其他形式的金錢能夠與中央貨幣競爭。而他是正確的。

這裡指的不是 Bitcoin (這是很聰明的,但仍然只是另一種犧牲為基礎的中央貨幣),而是 TimeDollars,其他本地貨幣。與計息貨幣不同的是,這些新的款項 – 類似中世紀的前輩 – 比儲蓄更傾向於交易。他們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是在目前的貨幣流通速度的增加。

這些可能性特別吸引像是地方主義、穩定發展和造物主運動,去取代企業化、成長和零售。大型銀行將會變成敵人,追求從企圖保持穩定的社區中找到價值。然而當地貨幣擁有精神上的吸引力,但對遠距離或長期合約不一地是好的。人們會想要汽油、 iPhone 或是其他非北地市場製造的商品。

那麼,銀行該做什麼?推動地方和中央的貨幣同時使用。該考慮這種情況:

Joe,一個餐廳老闆,去 Chase 銀行的當地分行,申請擴展隔壁店面的貸款。大多數銀行會拒絕,因為 Joe 缺乏抵押品,而且銀行沒有對當地市場足夠的了解。拒絕貸款或是冒不了解的風險,但銀行為什麼不做點別的呢?

貸款一半給 Joe,讓他憑藉自己的能力從社區中找到另一半的資金。使用一個像是Socstock 或 SmallKnot 的系統,Joe 可以藉由發行餐券從他的客戶端獲得貸款。也許是每投資 100 美元他就提供 120 元餐點。

而本地的投資者可以獲得 20% 的回報,當他們發現大街生意有所改善,不動產的價值會提升,而他們喜歡的餐廳會變得更好。同時,銀行可以獲得類似對於社區承諾這樣的抵押物。最後,Joe 可以從這樣的擴張中知道他的餐廳是否有市場。

銀行不再只是借貸者,它現在變成促進當地經濟活動的關鍵。不只是當地短期會有資金的流動,而當地的經濟活動也會加速進行,從長期來看,銀行也會得到更多生意。更重要的是,支持當地經濟的銀行會獲得當地人的支持。

我們正在迅速地發展,超越了 “贏家通吃” 的傳統銀行業務的風氣。因為一旦全部都被通吃,那就會什麼都不剩。這也適用在中央銀行和當地銀行的革命中。

在數位經濟中,我們重新獲得追求穩定的能力,也鼓勵本地經濟活動不要放棄遠距利益和企業市場。這是一個貨幣混搭。

本文由 Dimension 授權轉載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實體銀行能被網路銀行取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