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賈女的《低俗喜劇》評論看中國大陸人的自卑

nelnel_620

先說一下,我有非常多的內地朋友,甚至有些在官方或半官方機構工作,我的這篇文章當然不是在批評中國大陸的人,而是道出了現在的實況。或許有些中國內地朋友並未察覺到,希望這篇文章能給他們多一點反思。

賈女的文章有一個重點就是說《低俗喜劇》非常粗俗,這不就是在脫褲子放屁嗎?戲名已經告訴觀眾們這是一部走低級趣味的作品,或者正確點來說是以「低級趣味」為愰子的作品;相信沒有觀眾會以為看外國電影「Pulp Fiction」時,會期望看到的是一班人在唱聖詩吧?我只能說,賈女在選看電影前,難道連戲名及海報都沒看過?

 

了解廣東俗語裡所有意思嗎?

再者,賈女對廣東話的文化究竟有多了解呢?作為一個北方人,她能真的了解廣東的俗語裡所有意思嗎?而且,是誰告訴她,髒話就是不對的呢?外國人在電影常常出現的「fuck」, 「freak」字眼,又或是中國電影中常常出現的什麼「他媽的」、「馬勒戈壁」的用語,我們香港人有投訴過他們嗎?為什麼今次賈女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給人一種見縫插針的感覺呢?在我看來,她或多或少地透露出她那種渴望把別人壓在自己底下的感覺。

「三級片」在他們眼裡,是淫穢的、是沒文化的,於是乎他們看不起香港人拍的名著「肉蒲團」,也看不起充滿香港男生回憶及情懷的「一路向西」,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看不懂」!但事實上,這兩部電影有不少的票戶卻又正正是來自於自遊行旅客,因為有不少人其實是心裡想穿破舊有的枷鎖,但又沒有膽量去公開承認,就像我不相信那些道德重整會的人沒有看過飯島愛或者蒼井空的 A 片,我也不相信他們沒有對身體自行滿足過一樣,雖然這些都是非常不道德的…

中國大陸人,有很多像賈女一樣,在這幾年的口頭蟬是「中國人站起來了」、「香港人眼紅中國人錢比他們多」,或者是「香港人已經變成二流城市了」。與其說是站起來了,倒不如說是「勃起來了」!在他們眼中,所有事情都是以「錢」來衡量的,更別提是否真的每一樣都是否真的有錢,還是只有部份人有錢了。香港人因為內地人瘋狂搶購奶粉所而立法限制他們每人可購兩罐,於是乎他們說他們有錢為什麼不能買?什麼香港人不是「自由港」了;他們也認為來到香港購物,就可以把店員或服務生當成是傭人在使喚;他們也認為他們有錢了,別人就一定沒有錢……

 

所揮之不去的自卑感

以上的種種,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他們所揮之不去的自卑感!他們無時無刻都在懷疑別人看不起他們,於是乎只好先發制人去罵人,共企圖用來錢來代表一切。然而在香港或外國人眼中,其實只覺得非常可笑。在文明的國度中,大家並不會因為一個人的錢多寡而去尊敬一個人,我們祟拜蘋果的教主喬布斯並不是因為他賺了多少錢,而是因為他對電腦科技上的創意。相反的,那些藉著投資或理材技巧至富的人往往在社會中被視為掠奪者。中國大陸人似乎共沒有察覺到這一點。他們所渴望的尊敬,其實是來自於別人對他的修養,對他的學識或經驗,這才是真正的尊敬。這種對「錢」的力量的過度迷思,貿及GDP的迷信,就正正是中國/香港兩地人民思想上的鴻溝所在。

賈女不能說有多大的錯誤,畢竟她先天性地沒有讓她接受世界資訊的環境,她所能看到的只有單方面,而且是過濾的,雖然隨著微博的發展而稍有突破,但這卻是被動的,而且她的周圍環境所看到的,聽到的,讀到的資訊對她的潛移默化的影響她是不自知的。在世界各地其他人眼中看似很平常的事,在被蒙蔽的眼裡看起來總是有那裡不妥,就像你告訴北韓人民,世界上有種叫「漢堡飽」的東西一樣…

但賈女來了香港讀書,竟然沒有好好地去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去擴闊自己的視野及世界觀,才是讓我感到最痛心的,畢竟香港人提供的獎學金,目的不是為了讓他們留下來工作,而是把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帶到世界各地去,所以我真的很為她感到非常可惜。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從賈女的《低俗喜劇》評論看中國大陸人的自卑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