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年談白蛇傳

snake

我一向對「白蛇傳」的故事十分著迷。白蛇傳是中國家傳戶曉的民間故事,歷來被搬上地方戲曲舞台,改寫成文學作品、改拍為電影不計其數。白蛇傳吸引我的是其故事和人物之間的關係,研究深了,我對人物性格的銓釋也有新的體會。

白蛇傳的故事流傳在中國民間不知有多久,最早見諸文學著作大概是明朝馮夢龍編撰的民間故事集(「三言」中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回)。作者把故事定在南宋紹興年間的臨安(今之杭州),標題為「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故事由許仙初遇白娘子開始,至白娘子被法海和尚收伏,壓在雷峰塔下永不超生為結束。

白蛇傳的故事,歷來在民間不斷流傳和修改,加上了不少有趣的細節。「白娘子」在「警世通言」中連名字也沒有,後來有人起了「白素貞」這個名字。她和許仙的夙緣,也被附會佛道編撰出「書生救白蛇,白蛇來報恩」或「白蛇與許仙本來俱屬仙界,犯仙規相戀被貶入凡間再續前緣」之類的楔子。

 

白蛇傳的基本故事骨幹
 
許仙是杭州藥店的窮夥計,生得年輕俊美。一天他在雨中遊西湖,巧遇蛇妖化身為人形的白素貞和小青。兩人一見傾心,白素貞向許仙借傘,締造二人再度見面的機會。白素貞施妖法化身為大宅的女主人,對許仙贈金兼主動提出婚事。兩人婚後樂也融融,白素貞資助許仙開藥店,並身任女大夫治病施藥,救濟窮人。

許仙人與蛇戀,氣息有異,讓杭州金山寺的高僧法海發覺了,乃前來收伏蛇妖,惡戰一輪,最後把白素貞壓在雷峰塔下。警世通言的處理故事方法,顯然是傳統的「正」、「邪」不兩立觀點。但是民間大眾偏愛白素貞,並不以她是蛇妖為嫌,更加上很多情節,突出她大膽追求愛情的形象,以及不惜犧牲自我營救負心郎的聖潔和勇敢的情操。

1. 盜仙草
 
許仙受了法海的唆擺,試驗妻子是否蛇妖,在端午節強逼白素貞喝傳統的雄黃酒。蛇最怕硫黃,白素貞一喝打回原形,許仙登時被嚇死。白蛇醒來懊悔不及,為救夫郎一命,上仙山盜靈芝草,被守山的仙童發現,大打出手,幸得守山的南極仙憐憫,施捨仙草把許仙救活。

2. 水浸金山
 
許仙活過來後,又被法海擄劫藏於金山寺中,白素貞此時已有身孕,與小青前往金山寺苦苦哀求放人不果;與法海動武兼鬥法,發動西湖水浸金山寺。最後白素貞仍不敵法海,被壓在雷峰塔下。

3. 白素貞的救贖
 
起碼有兩個版本:

小青逃脫,修行後來復仇,打敗法海救出白素貞;法海藏身蟹腹,所以日後的蟹膏是黃色的,猶如法海的黃僧袍。

白素貞被壓雷峰塔之前,逃命至杭州的斷橋產下兒子,小青把嬰兒救出委托許仙的親戚將之養大成人,取名「許仕林」。仕林後來高中狀元,回鄉祭雷峰塔思念母親,雷峰塔坍下,母子團圓。

 

角色的銓釋
 
民眾心中的蛇妖白素貞是女英雄,原本代表「正義」的法海竟被視為好管閒事、拆散美滿姻緣、受人唾罵的壞蛋。

小青的忠心和義氣也為人所稱道。許仙的窩囊和不忠於愛情就太可恥,不為眾人所同情了。我們做讀者和觀眾的,實在很替情深義重的白素貞不值;許仙不值得她愛和作出這麼大的犧牲!

近年,香港女作家李碧華寫了「青蛇」一本小說,以小青作為敘事者來重新組織這故事,並探討「白素貞與小青」、「小青與許仙」、「法海與許仙」的複雜關係,很是新穎有趣。到底小青這麼維護白素貞,兩人是否有同性戀的關係?小青是否暗戀許仙又不敢奪姐所愛?……

 

白蛇傳的藝術形式
 
京劇、越劇、粵劇都有不少以白蛇傳為題材。任劍輝、白雪仙在 1964 年演出「白蛇新傳」粵劇,我年紀太小沒機會欣賞,只在 1990 年看過廣東粵劇學校在香港演出的「白蛇傳」,飾演白素貞的是新人蔣文端小姐。她扮相嬌媚、嗓音圓潤、武打功夫了得,給我極深的印象。

七十年代,香港流行曲歌星潘迪華,曾製作及擔綱演出舞台音樂劇「白孃孃」;鮑立飾許仙,顧嘉煇作曲、黃霑作詞,成績不錯。其中一曲「愛你變成害你」,相信不少人仍懂得唱。

電影方面,五十年代日本東寶公司出動最紅的明星山口淑子(李香蘭)、池部良和八千草薰,拍攝穿中國古裝的日本版「白夫人之妖戀」。六十年代香港有于素秋、麥炳榮、 蕭芳芳的「斷橋產子」粵語片版本;以及由林黛、趙雷、杜鵑主演的「白蛇傳」。九十年代,徐克根據李碧華「青蛇」小說改編成同名電影,由王祖賢、吳興國、張曼玉主演。除了林黛的版本,這幾齣電影都已在我收藏之中。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蛇年談白蛇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