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義務工作,發展之巔‧裹足不前?

wall

二零一三年施政報告,梁特首光榮宣佈「香港的義工於 2011 年提供了逾 2,200 萬小時的服務,全港登記義工人數去年更已突破 100 萬」,但對香港義務工作發展的願景及策略卻毫不著墨,是義務工作不被重視?義工發展已到極限?還是政府打算繼續以轉介、培訓、推廣,三道板斧走天涯?

義工及義務工作作為第三部門(Third Sector)的重要伙伴及資源,為社會基層提供政府及市場無法滿足的服務及產品,對社會的公平及和諧起著重要作用。

現時,統籌全港義務工作的單位有社署轄下的「義工運動」,接受政府資助的義務工作發展局,以及推廣義工服務督導委員會,前兩者主要擔任中間人的角色,提供服務轉介、義工培訓、義務工作推廣,後者僅就如何推廣義工服務進行諮詢,無怪乎施政報告對義務工作發展的願景及策略乏善足陳。

香港市民參與義工服務的方式非常被動及單向:社福機構因應社區需要設計服務項目,然後自行或透過轉介機構招募義工;或是由機構成立義工隊,在社工的指導下執行與機構服務理念或對象相關的服務項目。一般市民若不透過機構,單憑滿腔熱血是很難找到門路參與義務工作的。

 

從機構控制到個人主導

美國政府近年積極推行名為「United We Serve」(聚而行善,筆者譯)的義務工作發展計劃,運用 do-it-yourself(自己動手做)的理念,加上按部就班的 5 部曲指引(發現社區需要、建立鄰舍團隊、設定目標指標、動手服務社區、分享服務成果),鼓勵市民為自己居住的社區設計、策劃及執行義工服務,並透過政府網頁宣傳及招募義工,分享成功故事,及協助政府將「United We Serve」的理念推而廣之。計劃充分發揮市民的創意及積極性,讓他們擁有改變社區的過程及成果。從此,服務項目的話事權,落到最熟悉社區需要,最能從社區優化得益(包括現實及心靈上)的市民手上。

 

本港早有經驗

其實,坊間對個人主導的義工服務早已作出嘗試,如「Love Ideas ♥ HK集思公益計劃」容許申請者以個人名義就自己設計的服務項目爭取撥款(雖然筆者並不認同「鬥 Like 多」這種「人多蝦人少」式的甄選方法),以及九龍青年商會的「50圓夢」計劃鼓勵參加者以不多於港幣 50元(團體開支上限為港幣 50 元乘以團體人數)設計及執行服務項目。

香港市民對義務工作的參與程度絕不遜色於任何城市,然而,義務工作不應局限於由政府或社福機構提供服務機會。政府應鼓勵及配合市民以個人、朋輩或鄰舍為單位,主動開發服務項目,讓市民有途徑為身邊最關心的人和事作出貢獻。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每個個人都是為社會加分的力量,將可為香港帶來什麼不同呢?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香港義務工作,發展之巔‧裹足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