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崇洋

london

小時候,香港人很崇洋,所謂外國月亮特別圓,其實亦反映香港人自卑。很多大機構的管理層都是洋人的天下,亦有「大班」的稱號。時至今日,雖然在高位的洋人已少了很多,港人的位置提高了不少,但崇洋的心態,我想還是有一點點在心深處。

我崇洋,是因為有很長久的親身體會而形成。在80年代,我膽粗粗拿著一生積蓄(回港時只有三千元身家),隻身到英國飲咸水,屈指一算,已是 XX 年前。當年,我已是一個頗遵守社會秩序的人。有一次乘坐公車,我誤把隊頭為隊尾,立刻被人指正,那時的香港絕對沒有人排隊,即使現在,也是看環境和巴士站的設計而定!

在超級市場,銀行,百貨店以至厠所,全部都實行單行排隊,確保公平輪候;再者,全部都徵收膠袋附加費,更貼心是大紙袋則不收錢,我這個 N 無學生(窮學生)很受落,又慳錢(不浪費也) 。今天的香港,還創造了係人都起碼有十幾個所謂「環保袋」在家。

坐地鐵,我驚訝「左行右企」的不明文習慣,正!回港後若干年政府才提倡這文明行為,推行多年,雖則一般都能做到,但又竟被我目睹野蠻之事。一少女在港鐵電梯向前面拖著小孩的婦人禮貌地說:「唔該借借。」「冇得借呀,冇離禮貌。」婦人道。嘩嘩,究竟誰冇禮貌?

有些港人喜歡講英文(是崇洋嗎?)excuse,但冇me,更冇 please。所以點解比洋人「妙咀」!!Excuse me,please.今天香港的普遍德育仍未及 80 年代的英國,還差幾多(十)年才追上?Sorry 囉,我崇洋!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我崇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