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教育」才是硬道理?

marcusmok_670

平等機會委員會早前委托香港教育學院就融合教育制度下殘疾學生的平等學習機會進行研究,發現教育界普遍對平等學習機會的概念缺乏適當認知:「57% 校長、62% 教師及 55% 專業人士不認為將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排除於主流班級之外是一種歧視」 。

融合教育,即不同能力(differently abled)的學童能與一般學童一起,在相同的學習環境接受教育,從而令殘疾學童在完成學業後,較容易融入社會。然而,要求不同能力的小朋友在相同的環境學習,又能否達致公平的效果呢?

 

原來,早於130年前就已經開始類似的討論……

1880 年,以健聽人士主導的國際聾人教育會議,提出聽障人士若要在健聽人士佔大多數的社會生活,就必須懂得讀唇,並通過禁止手語教育的決議,對聽障人士做成長遠而沉重的負面影響

以現今香港為例,在融合教育的旗幟下,特殊學校面臨縮班, 主流學校未有資源為聽障學童提供手語教育或傳譯,導致傳授知識,變成「聆聽」及「發音」的訓練。聽力的局限造成聽障學童學習進度緩慢、教學效果參差。王繼鋒在《聽障人士與無障礙》中指出「聾童在『閱讀理解』與『文字表達』方面遠遜於同級健聽學童」, 而路駿怡也在《手語發展推廣立場書》指出「大部分聾人學校中五學生的教育水平,只及主流學校的中一或中二的程度」。一些「手語盲」的聽障學童,在語言表達上未能如健聽人士般暢所欲言,與聽障人士溝通時亦因手語詞彙不足、缺乏正規的手語訓練而出現障礙。(事實上,本港教育當局至今未有就手語教育編製統一課程。)

其實,早於80年代便有研究指出學習手語有助聽障學童的智力發展,中大亦有研究證明手口語並用的教育模式,有效提升聽障學童的學習成效。 因著眾多有關手語的教學研究及國際聾人組織的維權工作,國際聾人教育會議於 2010 年 7 月,正式就 1880 年的決議表示「後悔」及「反對」…… 在香港具約束力的《 殘疾人權利公約》亦要求締約國「承認及推廣手語的使用」,並「為學習手語和宣傳聾人的語言特性提供便利」。

本港《殘疾歧視條例 教育實務守則》更規定教育機構為所有學生提供服務時需確保「有適當的溝通媒體,如電子郵件或手語」。 康復諮詢委員會亦於2009年成立「推廣手語工作小組」,就手語推廣向政府提供意見。國際及社會環境似乎為學習手語的權利提供保障,但手語教育至今還未被 納入聽障學童的正規教育當中……

 

「標榜『 融合教育』的模式其實是『 打散』聾人,剝奪了他們自己的語言。」

筆者相信各持份者提升殘疾學童(包括聽障學童)學習成效的良好意願及努力,然而,必須強調殘疾學童才是教學政策及措施的服務對象及最終受益(或受害)者,聆聽他們的意見及尊重他們的教育需要不能流於口號。特區政府在推動融合教育的同時,應開放殘疾學童選擇其他學習模式(如特殊教育)的權利,並為不同的學習模式提 供足夠資源。

長遠來說,政府應考慮將融合教育優化為「適切教育」(appropriate education),讓教育配合個別殘疾學童的教育需要,而不是強求殘疾學童去迎合主流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融合教育」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