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四年達頂峰?中美換屆各不同

masonng_620
美國的政治經濟週期對股市的影響首先由杰弗里·希施在《股票交易者年鑑》一書中提出,以四年一次的全民大選為週期,現在已經廣為學術界和投資界所重視。

美國市場經濟,實行多黨主義,多黨派競選擔任總統,美國大選每四年進行一次。為競選造勢,美國的政治經濟週期走勢主要有以下特點:總統任期第一年刺激措施不足,甚至要把選前過鬆的政策收緊回來,導致經濟偏軟,而且選民也偏向較容易忘記總統第一年業績;第二年開始出現好轉,股市觸底出現反彈跡象;第三年逐漸向好;第四年便是競選年,大量經濟刺激政策出台,股市向好,為本屆政府連任或者給本黨候選人鋪路。

因為以上政治經濟週期,美國經濟以及美國股市在競選年會格外利好,政府會利用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來營造寬鬆的貨幣環境,最後達到促進經濟,提升就業的目的,拉攏選民。這種在大選年利好的經濟環境,良好的資本市場走勢,通常被稱為「大選行情」。

2012 年適逢美國大選年,受益於美聯儲一直以來的貨幣寬鬆政策(QE3,扭轉操作,長期維持極低利率),美國經濟於今年出現明顯復甦跡象,房市及就業數據好轉,股市表現積極,而這一切都有利於奧巴馬在 11 月的選舉中連任,因此 2012 年的寬鬆的貨幣環境,利率環境是為美國大選造勢的必然結果。翻查數據,投資者若採用選舉年入市的投資策略,即盲目地於選舉年年初買入,同年年底沽出。則從 1928 年至今,其得勝率達到 85.71%。若剔除 2008 年金融海潚這特殊因素,過去 20 個競選年平均每年資本回報率達到 14.7%,遠高於美國股市 8% 的歷史平均水平。

2012 年也適逄是中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班底大換屆的年份,可是跟美國的政治經濟週期相比,是否逞現同一種形態?

筆者的看法是否定的 。人大雖然五年一次,領導人換屆實質上十年一次;熱門候選人一般由黨內現任巨頭決定,選民基本沒有選擇權;中共選舉的最主要因素便是要考慮中共政權的可延續性,這也是「紅二代」崛起的根本原因之一。為了政權的平穩過渡,現任領導人有時甚至會犧牲任期內最後階段的政績為下屆領導人服務。所以一般來說,中國經濟增長在政府換屆後第一至二年間最好,之後將遂年出現增長放緩的現象。

今年中國正處於經濟循環週期的衰退期和復甦期之間,經濟增速放緩,出現「硬著陸」的風險,但是央行卻按招不動,不減息,不降低存款準備金,只是頻頻通過逆回購向銀行系統注入流動性,逆回購的額度屢破 4,000 億以上,說明人民銀行意識到流動性的緊張性已達到須干預水平,注資額度亦已達一般降準的 3 – 4,000 億額度,留給新上任政府更多刺激經濟空間的態度其實已彰彰明甚。由此路進,新任政府上台後推出舒緩措施是可以預期的,配合環球貨幣戰爭的局面,中央調結構的規劃藍圖,在人民幣逐步國際化的過程當中,消費版塊(包括金融服務業)將繼續受到政策支持。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上任四年達頂峰?中美換屆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