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話不盡是廣東話

427985_17423978
昨日我主持的每月一次的「澳洲藝文雅集」,由老友鄧汝鑑兄講「曾國藩書信選讀」。曾國藩是清朝一代名臣,文學造詣也很高;他是「古人」,寫的當然是雅言了。

我們選講了多篇曾國藩的書信,多數是他寫給弟弟和子姪,教他們進修、為人、持家的道理。曾文正公半生戎馬,公務繁忙,少有閒暇,也抽出時間來教育後輩,文字坦率清楚,不繞圈子,很容易領會。

我留意到一些我們現在用的廣東話語彙,如果在學講普通話時用上了,那些老師一定說「不不不,你說錯了,普通話不是這樣講的!」

例如我們說起床晚了為「晏起身」,原來曾國藩也說:

「戒傲,以不大聲罵僕從為首;戒惰,以不晏起為首」。

「未有家長晏而子弟能早者也。」

我們講「起屋」(qi wu),普通話老師一定說聽不懂,那不是普通話,會糾正為「蓋房子」(gai fang zi)。曾國藩這樣寫過:

「余生平以大官之家買田起屋為可愧之事,不料我家竟爾行之。」

我們要講「用」和「使用」時,有時但用一個「使」字,口語裡講成「駛」(sai),有人連寫出來的文字也變成「駛錢」(用錢)、「唔駛」(不用了),曾國藩書信中也有這樣的:

「有福不可享盡,有勢不可使盡。」

廣東話裡有些辭彙,和現在的普通話不同,而是比較接近「古漢語」,每日都在用的人未必知道而已。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廣東話不盡是廣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