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kswagen 醜聞是美國與德國之間的較量

最近,德國福士汽車公司(Volkswagen、大眾汽車)因「軟件作弊」事件而股價暴跌,據報導市值損失超過兩千億人民幣,而該事件最終給福士汽車帶來的損失可能將更高,該事件引發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震怒,福士汽車的CEO也因此閃電辭職。

默克爾為何如此震怒?原因是這起事件將會嚴重打擊德國汽車業,處理不好可能會影響整個德國製造從而大大影響德國經濟,這對現在遇到困難的德國經濟和歐盟經濟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所以,這看似是一家企業的事,實際上則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重大事件。

針對這起事件,就企業層面上看,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大型企業為了達到某種目的去作假風險有多高,一旦事情敗露所帶來的打擊將是致命的。很顯然,福士公司在過去幾年投機取巧了,其之前吹噓的所謂「節能環保」被認為是欺騙,這對一家企業的品牌打擊非常大。所以,從商業角度說,這是一起非常值得各家企業都從中吸取教訓的事件。至於這次事件的內情我們不得而知,但就事件本身而言顯然是抵死。

不過,如果把該事件僅僅看做是一起簡單的醜聞或商業事件,那就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事實上,這本質上就是一次國際政治事件,是美國針對德國製造的重鎚一擊,是具有很強目的的行動。

如果大家還記得,2009年11月,美國開始調查豐田雷克薩斯突然自動加速問題缺陷導致的車輛失控及死亡事故。《洛杉磯時報》指責豐田公司修改事故報告,豐田剎車門事件發酵。很顯然,這次事件是針對日本製造和日本經濟而去的,絶不僅僅是豐田汽車。2009年是什麼節點?是美國調整國家戰略的節點,是美國在奧巴馬上台後準備重返亞太搞亞太再平衡的頭一年,此時美國要搞亞太再平衡急需日本配合。

但是那時的日本在幹嘛呢?2008年6月,日本就東海問題與中國達成原則性共識,中日在東海有走向和解、共同開發的趨勢。2009年10月,中日韓進行了中日韓自貿區的第二輪談判和領導人會晤。很顯然,日本正在試圖重回亞洲。

試想,如果中日就東海問題達成進一步和解,中日韓自貿區再搞成,美國重返亞太搞亞太再平衡戰略還怎麼玩?於是,2009年11月,針對豐田汽車(日本製造)的「定點打擊」就出現了。1年後,中日就在釣魚島因中國船長詹其雄被抓而交惡,日本在政治上徹底剎住了向中國靠近的意向,並重新轉投美國懷抱,和中國的一系列合作自然由此暫停。

接下來的事情可能讓很多人大跌眼鏡。2011年,在日本國家戰略轉向美國後,2月份美國政府為豐田汽車平反,美國政府稱豐田電子控制系統無缺陷,美國媒體馬上跟進給豐田恢復名譽,稱豐田汽車在汽車加速問題無過失。之後,在長達4年多的調查後,豐田終於花了12億美元與美國政府達成完全和解,豐田汽車從剎車門解套,而這個過程則是中日交惡的幾年。

我們千萬不要忘了,日本的政治和美國政治有些地方是相似的,即議會都被極少數精英控制,背後都是是財團支持的政治。因此,日本的企業財團對日本政治影響很大,而美國針對性地打擊豐田汽車,事實上是促使日本政治轉向的重要原因之一(當然不是全部原因)。

另外,奧巴馬政府這麼做,也是2009年連任後對支持他的製造業、中產階級的一次回報,通過這種調查可以刺激美國的汽車業發展。但這事實上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因素還是上述,與國際政治和國家經濟有關。

上一次針對豐田汽車的定向打擊,有破壞中國與日本關係的因素存在。那麼這次呢?

現在的國際格局是什麼?美國極力推動歐盟與俄羅斯開打新冷戰,但德國卻非常穩健,一直在儘量規避歐俄新冷戰。哪怕是幾年5月9日俄羅斯紅場閲兵西方都抵制了,默克爾在第二天依然趕往俄羅斯訪問以儘量緩和與俄羅斯的關係,以避免歐俄新冷戰。正是德國的穩健斡旋,才有了烏克蘭問題進一步的緩和,才使得歐盟與俄羅斯的關係一直未完全破裂。德國的斡旋,事實上一直是美國不爽的事情。

美國為何搞俄羅斯?原因是普京在2013年9月生生用軍事威脅攔住了美國推翻敘利亞巴沙爾政權。後來,為了報復俄羅斯美國引爆烏克蘭局勢,接著推動西方國家制裁俄羅斯以打擊俄羅斯經濟。一年多時間美國本來以為限制住俄羅斯,再和伊朗達成伊核問題妥協,再通過培養敘利亞反對派,接下來就能推翻巴沙爾政權。

然而,普京再次不按套路出牌,最近一段時間直接出兵敘利亞,這讓美國有些惱火也有些措手不及,因為美國推翻巴沙爾政權的目的恐怕又難以達到了。很顯然,美國需要對俄羅斯再下狠手,否則敘利亞還是拿不下來。針對敘利亞下死手,德國依然是最大阻力。那麼,如果此時有針對性地打擊德國經濟,迫使德國就範,則可實現相關戰略目的,就像2009年豐田剎車門一樣。

所以,現在我們關注福士汽車的「軟件作弊門」絶不是僅僅關注這件事本身,而是應該關注德國對俄羅斯的態度變化、在中東問題上的態度變化以及與美國的合作。因為,現階段美國若想在敘利亞與俄羅斯死磕,在北約內部不達成一致是無法完成的,而北約現階段恐怕對敘利亞動武最持保留意見的大國就是德國。

接下來,看德國、美國的政治互動,德國俄羅斯的政治互動,以及德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態度,是最能驗證這件事與國際政治之間的關係的。未來,如果德國真的戰略上配合了美國,美國政府再為福士汽車「平反」一次也不算什麼。

福士如何作弊?

柴油引擎能提供高扭力和加速度,同時會排放出氮氧化物(nitrogen oxide)及懸浮微粒,前者在陽光下會產生臭氧、造成煙霧。因此,車廠須要在控制排放污染物(以符合法例標準)與效能之間取得平衡。

然而,福士汽車透過在控制軟件中加入一些代碼,讓汽車的電腦辨認到正進行排放測試時,轉用低排放低效能的模式,但在路上駕駛時自動取消排放限制,以提昇效能。

這個作弊程式的原理,乃透過指示電腦偵測汽車的轉向柱有否轉動,去判斷是否正進行排放測試︰測試時往往只會讓車跑,但不會有人在駕駛,因此沒有人轉方向盤,而在真正駕駛時則相反。透過作弊程式,福士的柴油車便能夠通過排放測試,又同時滿足用家對性能的要求。問題在於,這不合法。

福士作弊一事,最初是由西維珍尼亞大學替代燃料、引擎及排放中心(Center for Alternative Fuels, Engines and Emissions, CAFEE)的工程師揭發。他們受國際潔淨交通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Clean Transportation, ICCT)所託,收集柴油引擎排放氮氧化物的數據。

ICCT本來打算使用這些數據,證明柴油車能平衡效能和排放,以說服歐洲當局參照美國的嚴格標準。結果卻發現在實地測試時,排放量超標15至35倍。CAFEE的工程師在一次公開論壇中講述結果,ICCT也把發現放上其網站。

EPA於是開始調查事件,並進行測試。獲得足夠證據後,EPA正式通知福士汽車,福士汽車最初否認作弊,直到近日才承認責任。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POT.HK 獲授權刊載;作者:超越新聞網;原文標題:德國福士醜聞背後的國家較量;好文章需要你的支持,請讚好 粉絲專頁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Volkswagen 醜聞是美國與德國之間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