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貴經濟」vs. 「人賤經濟」

歐洲的人力成本越來越貴,不但富裕的德國如此,連貧窮的希臘都如此。在歐洲,只要你消費的是生產線製造的產品,或者已經高度流程化的服務,價格都相對便宜,經常比台灣還要便宜。但是,一旦消費到需要「人力介入」的產品或服務,價格就是天價。

以一瓶同樣的礦泉水為例。在窮得要破產的希臘,自動販賣機只要三毛五歐元,有人結帳的超市就要一塊錢,有攤主照顧的路邊小攤兩塊錢,由侍者端過來的就是四塊錢。這和人力的教育程度和特殊技能無關,攤主可能是個IQ很低的中學畢業生,侍者最多高中畢業。這也與租金關係不大,歐洲絕大多數城市的地產價格/租金低於台北。這甚至和消費者所獲得服務的「回報率」無關,自己用腳只需十分鐘的八百米路程,若坐上「專人」駕駛的計程車,加上小費就是三百台幣,但搭乘已經流程化服務的電車,幾十公里可能不到一百台幣。

一個失業在家的歐洲人,一般不會自我降價以求有工作就好,你可以說這是被福利社會慣壞的結果,但是那背後也有很強的「你要我替你工作你就得公平」的價值觀念。相比之下,非歐洲裔的新移民,如土耳其人、北非人、亞洲人,則現實得多,不把自己的身價看得那麼重,隨時可以降價以求。

在高人力成本之下,歐洲已然形成兩種趨勢:中大型公司,快速的進行流程無人化,也就是自動化;麥當勞點餐結帳電子化,航空公司登機手續無人化。以荷蘭航空公司在史基普機場為例,從買票、劃位、行李託運、超重處理、付款、客訴,完全無人化。再如丹麥,2017年開始全國「無錢幣化」,意思當然也就是「全國結帳無人化」。

另一趨勢發生在中小行業,除了少用歐洲本地人、多用外地人或新移民之外,也都進行「非核心業務外包化」,例如飯店的網路服務、博物館的票務、旅行社的攬客業務,能外包就外包。值得提出的是,這些「外包」機構並不是那種僱用一大堆廉價勞力賺價差的型態,而大多是百分之百網路電子商務化的機構。

歐洲雖然有巨大的失業問題,再加上每年湧入的百萬非法移民工,人力處於嚴重的「供過於求」狀態,但它並未按照經濟學的「供需原理」而邁入「人多則賤」的解決路線。反而,它的加速自動化、流程化,互聯網化,勢將進一步增加失業壓力。這是歐洲價值的選擇。歐洲哪個國家能夠領頭從「人貴經濟」的困境中走出新型態的解決方案,那個國家不但將為歐盟之主,甚至可為世界之帥。

反過來看台灣,除了腦力密集的電子業曾經出現過一段時間的「人貴經濟」,其他行業,無論出口還是內需,大多半走的都是「人賤經濟」 -壓工資、超工時。在不同的時空下,「人貴」還是「人賤」的路線利弊或有不同,但有一點應該是肯定的,那就是長期在「人賤經濟」的習慣之下,新思維、新業態是不可能的。而在當今全球資源浪費、人口過多的情況下,唯有新思維、新業態才有可能解決經濟困難。台灣亦然。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POT.HK 獲授權刊載;作者:范疇;原文標題:「人貴經濟」vs. 「人賤經濟」本文原刊於今週刊 2015/09/03 976 期;好文章需要你的支持,請讚好 粉絲專頁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人貴經濟」vs. 「人賤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