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泡沫經濟反思

作者:劉定堅

身在日本,目睹這國家從當年風光至極到今天的一厥不振,讓我再次憶起從前繁榮璀璨的日子,在網上蒐集了一些泡沫經濟爆破的資料,大家同來溫故知新吧。

1989年,泡沫經濟的最高峰,石獅子眼前的銀座四丁目的地價,是每坪(3.3平方米)1.2億日元。東京的另一個地標——東京帝國廣場,廣場下面一平方英里土地的價格,居然比整個加利福尼亞的土地價值還高,一個東京都的地價就相當於美國全國的土地價格。日本正沈浸在一個「地價不倒」的神話中。「把東京的地皮全部賣掉就可以買下美國,然後再把美國土地出租給美國人住。」莫邦富說,「在當時的日本報紙上這樣的言論經常可以看到,並且被大部分日本人接受並引以為豪。」 

從戰後70年代到1993年,日本人用了22年的時間,使人均GDP從世界第18位,達到了世界第一;但再經過了14年,日本的人均GDP又從第一回到了第18。

隨著地價暴漲,城市住宅價格也開始水漲船高。一般來說,勞動者僅靠工資收入所能購入住宅的價格限度應是年收入的5倍左右。在1990年,東京都市圈的住宅價格與年收入之比已經超過了10倍,在核心地區更是達到了近20倍的水平。即使在大阪都市圈,這個比值也超過了7倍。

日本股市的市盈率高達80倍(其時,美國、英國、中國香港的市盈率為25~30倍)。但人們並沒有預計到危機,「當時,日本曾經有40個經濟學家對前景預測,沒有一個人認為會出現經濟危機,都對將來表示樂觀。

1990年市場交易的第一天為轉折點,日經股價落入了地獄。自那時候開始,日本股票市場陷入漫長的熊市之中。當年日經指數直指4萬點,25年後的今天,日經指數仍然在1萬9千點的位置振盪。

當年日本因股市和房地產暴跌而造成的損失達6萬億美元。破產者開始大量湧現。經濟的蕭條直接漫延到政治和社會領域,並且直抵民族文化的根基。

然而在泡沫爆破前,日本卻充滿生機。80年代有一種說法叫「割青麥」,就是公司在學生快畢業的時候就把他訂下來,然後以進修的名義送到夏威夷去,因為怕被其它企業搶走。而一進公司的時候,老闆就拿出10萬日元說「今天不用上班了,你拿著錢去銀座買衣服。」市道曾經是如此地景氣。

現金太多的日本資本家四面出擊,1989年,在夏威夷,可以建高爾夫球場的山谷只有一個還在美國人手中,其它全部被日本人買了。最有代表性的是東京億萬富翁橫井英樹,他購買了倫敦郊外的泰姆公園、英國南部的朱比特山以及蘇格蘭久負盛名的標誌性建築——格萊乃普城堡和西班牙巴塞羅那郊區的菲爾格拉宮殿。1991年,還以4000萬美元將被視為紐約心臟與靈魂的帝國大廈收於麾下。

日本泡沫經濟的崩潰始於1990年3月地價的突然下跌,這繼而導致了日本經濟整體的滑坡,因為地價的下跌導致金融危機。中央緊縮的財政政策以及市場信心崩潰,日經指數在距離峰值僅僅9個月之後的1990年10月1日,已經跌到只剩20000點,縮水了一半。「日本泡沫經濟最大的教訓,就是不要陷入曾經有過的那種拒絕相信的狀態。泡沫期間,人們不相信價格會下跌,歷史已多次證明,這是錯誤的。」

之後的若干年裡,無數的房地產公司、建設公司、金融機構相繼倒閉,銀行的不良債權猛增,整個社會的信用體系完全崩潰,日本經濟狀況陷入空前惡化。

日本遲遲不能復甦,最大的問題在於政府,日本政府的效率太低。官員一直控制、指導企業,不肯依靠市場力量提高企業的競爭力,手握權力的政府就是不肯放手。以日本建設業為例,過去有關的就業機會比率相當於美國或歐盟相關數字的4倍,所創造的數百萬個就業機會,卻並非來自於真正的經濟增長。

『水壩建設』每年耗資2000多億日元,到1997年時,先後修築2800多座水壩,盤踞到日本97%的河流之上。日本幾乎沒有一座山腰不是由礙眼的水泥建築所支撐,巨大水壩蓄滿了根本就不用的水和電。一旦停止公共建設,就會出現大量失業,正像是毒癮重症患者,除了持續不斷地加大藥量外,生活將無法繼續。人為製造出的就業機會,是國家財政無節制投入的結果。

日本奇蹟猶如曇花一現,很快陷入失落,對此也有許多解析,但是根本原因在於日本廉價勞動力競爭優勢的失去,日元升值導致製造成本的提升和利潤空間的下降,進而導致產業的轉移,產業的轉移和外包導致日本產業的空心化,就業率的下降,經濟增長的停滯以及債務的攀升。

泡沫經濟下的當年日本企業集團,三菱以8.46億美元收購洛克菲勒廣場51%的股份,索尼、松下分別以34億和61億美元收購好萊塢哥倫比亞電影集團、美國環球影業集團,緊接著美國ABC大廈、Citibank總部大廈、Mobil石油總部大廈、帝國大廈等紛紛落入日本之手。

環顧今天的財大氣粗中國人,腳步又何其相似。希爾頓酒店集團以19.5億美元價格將極具盛名的紐約華爾道夫酒店售予中國安邦保險集團。萬達收購AMC院線,又以6.5億美元收購世界鐵人公司。美國、加拿大、澳洲、英國、香港,全球大城市的豪宅都給中國人豪氣買買買,價格不斷抬到上半天高。

今天中國經濟已經陷入滯脹危機中,上升了接近三十年的樓市、社會繁榮,正面臨下滑的現實。雖然有人相信口紅效應,中國電影在經濟蕭條依然活力十足,但情況並不能確定。大家在努力經營之餘,還是必須小心,經濟下滑的可怕,絕對在你想像以外。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日本泡沫經濟反思

V1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