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雞取卵的投資

wrong2
聖誕節。一眾商家將之幻化成消費節。吃飯、看電影、購物,不單沒優惠,還要特別貴。

當了兩個月「量地官」,適逢年尾結婚高峰期,單單一個十二月已經四場婚宴,還要「過節」,支出多到「每逢佳節會嚇親」。

約一星期前吧,跟女朋友說:「看來今年應該沒什麼聖誕禮物了。」先控制期待吧。「好啦~~~~(拉長五秒)唔好殺左隻會生金蛋嘅鵝。」噢。。。暖晒。

(是的,不要晒命了,對嗎?你就當是引子好了吧?)

 

Kason 是小我數年的大學師弟。本來在投行高薪厚職,但工作內容悶到核爆。受著近來的創業氣氛所激勵,加上本身的技術底子也不賴,就膽粗粗的辭工創業。才幾個月時間,prototype 就造了出來,效果也不俗,就試著找投資者。

去美國前跟 Kason 聊過一會,轉眼半年。趁回港這段時間,當然就找 Kason 吃飯,問問他最近的情況。

遲到這個詞,未曾在 Kason 的字典出現過,但這天,他遲到了起碼 45 分鐘。原來當天他剛好去見了一個蠻有名的投資者,但看他一臉怒氣,也知道會面過程不太順利了。

「做咩咁燥呀個樣?傾唔成咩?」

「鬼咩。又係佢自己約我先嘅。勁大牌,遲左成兩個鐘,都算啦。一坐低就叫我講個 idea,都講唔到兩分鐘。佢就叫我停。」

這真的有點不尋常。按道理,也應該先了解多一點再作討論吧。

「跟住就話我個 idea 點樣唔得。叫我唔好睇表面,而家啲所謂 traction 都係假象,呢單野無得搞。」

「吓?咁佢約你出嚟做乜?」

「超,原來佢有 idea 想請人咋嘛。見我做到下嘢就嚟搵我啦。」

「咁或者都係一個機會呢?佢嘅 offer 應該都唔差架喎,至少應該有得搞丫。」

「Victor,我當日為乜走出嚟你唔係唔知架啦。你要我幫佢打工唔係唔得,但都要睇做乜架。佢叫我幫佢做,idea 本身唔錯,但佢同我講,co-founder 唔應該拎人工架,最多做得起就分啲 shares 俾我喎。」

「吓?幫佢做野仲無人工咁搞笑?佢食咗藥未呀?」

「佢見我無反應,就問我離職之前收幾錢人工,我照直講啦,佢竟然話『你咁後生做乜收咁高人工呀?』」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工資水平是應該跟年齡掛勾的。

 

「我又唔想得失佢,就問佢個詳情啦,佢就話,單野做得起先再傾啦。即係叫我做義工啫。」

「errrrrrr…… 」我一時間不能處理這些資訊,認識 Kason 一段日子,我有信心他不會騙我的。

「唔駛 er 喇。我唔想得失佢,就話考慮下先啦。我都係想搞好手頭呢個 project 先。跟住佢就話幫我喇」

「咁咪好囉。。。」

「你聽埋先。佢話佢出面,幫我去借錢,一兩百萬(港元)唔係問題,但我要 commit 五年,再分幾十 percent share 俾佢就得。」

「幾多十呀?」

「多過一半啦。」

 

當年我是有聽過大陸類似的投資個案,美其名投資你,但先要拿大部份股份,再借錢給你,別忘記,要還的,而且利息比銀行還要高。

「嘩,佢唔好去搶?仲要係借錢咋喎,搞唔掂要還的話,條數點計呀?」

「唉。聽到咁,我都費事問落去。咪嘿嘿哈哈完左個會,話考慮幾日再覆佢,跟住就趕過嚟同大哥你食飯啦。」

看來,這頓飯 Kason 都應該會背脊骨落。

 

記得有前輩講過,他一定不會拿投資者的資金,因為不想被人家牽著鼻子走。的確,我見過好一些前輩,他們都沒有拿什麼投資,卻做得有聲有色,風生水起。

其中有一個我很敬佩的前輩,做了一個產品,拿下了全球八成以上的市佔率,年賺幾百萬美金,現在用那個產品做核心,擴展到其他戰線。這類創業家,要有膽色、領導才能、營商技巧,還要眼光獨到。要做到,又談何容易呢?

其實,我不敢說 Kason 這個個案是正常還是不正常。但「殺雞取卵」這個道理,應該不會錯的吧。而我後來得知,Kason 不是唯一的個案。也許,這對香港來說,是一個常態吧。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殺雞取卵的投資

殺雞取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