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界會隨著歷練持續增長與改變

1144344_74587539

射手座個性的我,不大喜歡跟別人挑三揀四,所以以前擔任主管職的時候,只要別人用心,他的工作成果我一律都會以正面、鼓勵跟支持的角度去看待,因此不大會去挑剔任何事務,畢竟你我都知道,持續給予人們正向鼓勵好過於直接批評他們的工作。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後來,隨著工作環境的變化,一場會議裡,我自己是怎麼看就是怎麼好的設計,可是該設計師的作品卻在各個部門裡成為眼中釘一般。跨部門同仁在會議桌上你一言我一語的,什麼樣的東西都可以挑,挑到在場的設計師崩潰,甚至撂下狠話直講說要離職不幹,導致場面氣氛相當尷尬。好像大家不講個幾句,似乎就不舒服。

又長大了一點,可能幾年下來的耳濡目染,我試著去了解他們的角度,理解為什麼要對一件事情挑東挑西,而我還是不喜歡去挑毛病,不過這次有點改變,我不是挑毛病,只是開始說故事,說一段這件事情沒有做好,連帶承擔可能的後果會是什麼。

成為高階主管後,我逐漸變得挑剔,很難被滿足,因為背後承擔的是所有人能否繼續在這環境工作下去的壓力,一種無法生存就得面臨死亡的壓力。在這之下,所有可以被要求更好的工作,不論是自己做、同事做,我都自己盡量做到親力親為,希望從自我表現成為他們眼中的榜樣。

只是,當大家都恨你、討厭你、不喜歡你的時候,你心中卻是每個月接近百萬的管銷費用,由不得你去顧慮太多,對公司、對股東,身為主管有相當大的責任必須要扛起一切,如果自己不行,隨時都要有被砍頭的準備,一如效法日本人,隨身攜帶著自己的辭職信,績效不彰無法展現成果,身為主管的我責無旁貸,自己先以身作則自我了斷。

射手座的個性依舊,我依然心中對那些曾經奉獻過心力、一起打拼過的同事們感謝著,在心中那是無可挑剔的一百分,可對公司來說,一場會議裡,聽著跨部門同仁對於一件工作給予許多指責與建議,我依然要虛心收下,因為,有可能他們的每個建議都能成為救活公司的關鍵。

而每一位執行中曾遭受過許多壓迫、不公的同仁們,我也不敢奢望每個人對工作都有同樣的看待,因為公司不是你們的,可公司卻得為了你們籌錢發薪水,想辦法把錢賺進來、製造出良好的產品、設計出優秀的介面、發展出精彩的創意、營造一種良善戶動的公司文化,那如果是我責任的話,我就必須扛起對每個人的共同重擔。

那就是專注在細節中,一點一滴逼近成功,嚴格挑剔把關,確保每個人每個月都能拿到該有的薪資及獎勵。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眼界會隨著歷練持續增長與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