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仁術光腳丫

1965 年 6 月 26 日,已故國家領導人毛澤東提出:「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醫學世家、略懂醫術病理的高中畢業生、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紛紛加入農村醫生的行列。由於他們當時僅從國家領取少量補貼,因此他們必須半農半醫,光著腳丫耕地種田賺取生計,因而被稱為「赤腳醫生」。筆者月前有幸走訪幾家位於韶關的衛生站,親身與農村醫生進行訪談,一窺有著半世紀歷史,曾與「農村三級醫療衛生服務網」及「合作醫療制度」並稱中國農村衛生三大支柱的農村醫生的究竟。

中國農村大部份衛生站都是前舖後居,既是農村醫生應診的地方,亦是他們日常起居飲食的住所。站內的衛生環境強差人意,遍地都是病人及家屬從街道上帶進來的泥巴。需要自負盈虧的衛生站普遍日久失修,非常殘舊。這也難怪,相對務農及出城打工每月有超過一千元及達二千元人民幣的收入,農村醫生每月收入僅為八百元人民幣。光靠這微薄的收入,實難提升及維持衛生站的作業環境……

另一方面,由於衛生站興建時只考慮住屋需要,而不是以醫療場所作為藍本,因此所謂的醫療設置,都是後來添置,胡亂拼湊。如用來放置針筒、點滴瓶、沾上病人體液的布料等醫療廢物,原來只是一個普通的紙箱。站內唯一的消毒工具,僅為一條約一米長的紫外光光管。所謂的醫療床,其實只是一般的木板床,上面鋪上一塊破布(條件較差的,只有幾張木椅子)。

病人使用的醫療床

病人使用的醫療床

診斷儀器方面,衛生站僅有最原始的「老三件」——聽診器、血壓計及溫度計,要對沒有明顯病徵的病症或對病因尋根究底,明顯是黔驢技窮。治療手段同樣只靠三度板斧:成藥、打針和點滴,更不用說搶救及急救的設備了。當然,你亦不用指望在這裡看到香港隨處可見的消毒洗手液吧。

讀者可能會問,中國正一步步實現著偉大的中國夢,四年来對醫療衛生的累計投入達22,427億人民幣 ,該些具規模的醫院理應擁有較先進的條件吧?

誠然,中國省、市級醫院的硬件配套已經達到一定水平,但中國幅員廣闊,村與村之間,村與城鎮之間存在相當距離,加上隨著城市發展,更多年輕力壯的成年人跑到城裡打工,留下抵抗力較差、行動能力較低的長者及兒童,遇上支氣管炎、哮喘、肺炎、發熱、感冒等小病,一般會先到附近的衛生站求診;一旦染上大病,一時三刻未能趕往市區醫院,農村醫生的緊急處理可能是他們的救命稻草,因此衛生站對農村醫療仍然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時至今天,中國仍有約102萬名農村醫生 ,服務著超過6.5億的農村人口。

筆者認為,要有效發揮農村醫療在中國醫療衛生工作的戰略地位及保障農村人口的健康體魄,地方政府應協同有心力的商業機構及民間組織,發掘及嘗試創新的合作方法,以優化衛生站的作業環境,更新診斷及治療設備,提升農村醫生的技術水平。

延伸閱讀:尋找最美鄉村醫生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仁心仁術光腳丫

  • Bin

    政府在医疗卫生的力量已经足够大了,但是为什么还有城乡卫生保障悬殊差异?权力过大让它缺乏责任、没有动力,健康买家在政府面前没有谈判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