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是台灣作家?

凌逾〈為甚麼要讀西西——在西西作品展上的演講〉中有這樣一段:

過去,曾經有香港官員拱手相讓,說西西是臺灣作家。西西笑稱,這是「美麗的錯誤」。
凌逾〈為甚麼要讀西西——在西西作品展上的演講〉,載《城市文藝》第七卷 第四期(總第六十期),頁 57 。

這裡引起我的好奇心,香港高官白癡智障已經是人所共知,只是未知肇事者是誰。於是花了一些時間搜索相關資料,然而遍尋不獲。倒是有類似的事件,卻不是香港官員,而是《香港年鑑》。

至於誤以為我是台灣作家,那是瘂弦在台灣聯合報副刊轉載我的小說,因此得獎,並且在台灣洪範出書,說我是台灣作家,那是殖民地時代香港年鑒之類官方刊物的錯誤,一笑置之好了。
〈西西:“荒島”上的寫作者〉,載《南方都市報》 2010 年 07 月 25 日,版 AII 03 。

這一筆資料後來在陳果的《西西》中有引用,筆者曾嘗試進一步尋找《香港年鑑》之類的刊物求證,但冊數太多,年代久遠,圖書館館藏索閱需時,最後作罷。西西本人承認,理當真有其事,姑且錄之。

不論如何,香港都不適合培育作家。過去成功,只是因為中國與台灣兩邊環境不好,兩地人材匯聚香港,才現出小陽春。一旦兩邊開放解禁,自然追過了頭。這裡說一件趣事,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內地作家莫言,在《我城》盛讚西西,曾經以為香港作家富有,「理所當然」要西西「盡地主之誼」請吃飯,後來才知道西西絕非有錢人。國內作家想不通,也不曾知曉,在香港搞文學是要賠錢的。即使過去文社詩社興旺,一堆本土文藝刊物,大多都是創辦者自己湊錢出版(這裡不算紅色文學及綠紙文學)。

正如北島所說:金錢在很多西方國家都是一個衡量標準,但不是唯一標準,但香港很奇怪,錢成了唯一標準。
廖偉棠:〈訪陶然〉,載廖偉棠著:《浮城述夢人─—香港作家訪談錄》(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2012 年),頁 97 。

香港視如草芥,別人視為珍寶。不要說台灣及馬來西亞不停頒獎給西西,中國大陸近幾年亦不停出版西西作品的簡體版。香港書展曾經於 2011 年推舉她為年度作家,但改變不了書展垃圾的盛況:董啟章、劉以鬯這些文學作家無人問津,寫垃圾的狂言自己同時出數本書又搞簽名會,入場的家長不停堆去買「有助孩子學習的書」。這不是書展,是擺地攤,入場的與參與的人都不識文學。陳果拍《西西》,也沒有讀過她半本書,無興趣了解西西,只想要她做自己鏡頭前的演員。

世界上應該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比香港更侮辱作家。

分類:雜文, 文學 Tagged: 瘂弦, 陳果, 陶然, 西西, 香港, 香港年鑑, 凌逾, 北島, 台灣, 廖偉棠, 書展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西西是台灣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