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科學小飛俠 Crowds 》與古龍武俠小說的人性

  閱及《明日武俠電子報》第三百零七期載奇魯的〈看新科學小飛俠crowds〉,由於筆者亦有觀看,欲補而充之。且正逢古龍逝世三十周年,故嘗試由其提倡之「人性」角度探討這部動畫。

  《科學小飛俠 Crowds 》目前已有兩期,一期為二零一三年七月於日本播放,二期《科學小飛俠 Crowds Insight 》則是兩年後亦即是二零一五年七月,正好筆者執筆前播映完畢。由於名字關係,不少老觀眾誤會是四十三年前(亦即為一九七二年)首播的《科學小飛俠》。說二者的關係,可能僅僅是套用了「ガッチャマン」( Gatchaman )這名號,內容截然扯不上任何關係:舊時的小飛俠是用人類本身研發的科技武器戰鬥,新版的卻是由外星人將人類自身獨有精神力抽取出來成為 NOTE 作為能力戰鬥。這裡要交代一下新版動畫的緣起,大家也許曾聽聞二零一三年八月日本上演真人版的科學小飛俠,那部真人電影故事是依舊版改編。至於所謂「新版動畫版」,起初構成時只是一套宣傳性質的作品,就是鋪陳在電影上映前作為預熱攻勢。當時播放時令人錯愕的是故事與舊版及真人電影丁點連繫都沒有,是徹底的新故事新人物,背景亦改為接近今天社會。起初好壞參半,然而除著真人版電影爆死,這部動畫版卻越演越好,風評口碑均有成長,故此兩年後終於催生出二期。

horriblesubs-gatchaman-crowds-insight-01-720p-mkv_snapshot_22-50_2015-07-05_00-17-01

  《科學小飛俠 Crowds 》最初只是作為真人電影宣導用的動畫,投入的資金並不多,促使它在各方面都省錢為上:非常明顯的是它明明包含超能力、外星人、變身英雄、邪惡份子……一期十二集裡卻沒有幾場戰鬥。去除故事開段戰鬥,中間曾有零星一兩場小規模戰鬥,以及最終話裡全集合大戰外,其餘時間劇本都花在推進故事及人物刻劃上。資金不足令它「故意」迴避戰鬥場面,減省成本,但因為集中文戲而令劇本更加優秀且富深度。

  近幾年日本動漫作品屢屢喜歡涉及一些非常人性化、社會化甚至國際化的問題,比方說如何世界和平、根絕犯罪之類,典型的就像《死亡筆記》以惡制惡創造沒有犯罪的世界、《機動戰士鋼彈 00 》以戰止戰達至世界和平等等。然而十居其九流於空泛,提出的解決辦法甚為兒嬉,缺乏詳實的理據與論證,形成不少吐糟與恥笑,爛片糞作泛濫。《科學小飛俠 Crowds 》之所以會廣受好評,竊以為正如古龍所言:回歸人性。

  這些偉大的作家們,用他們敏銳的觀察力,豐富的想像力,和一種悲天憫人的同情心,有力的刻劃出人性,表達出他們的主題,使讀者在悲歡感動之餘,還能對這世上的人與事,看得更深,更遠些。

  《科學小飛俠 Crowds 》的故事簡介與人物介紹,在奇魯與維基百科中均有交代,恕筆者略而不提,直接論及核心。
  一期時最主要的敵人是卡切(カッツェ),其實他代表的是人類的陰暗面,就像誘惑亞當夏娃的撒旦,變化成不同人類的模樣混在社會中,不停挑撥離間,對災難愉悅,讓世界發生暴動,人類彼此自相殘殺。對他而言這就像呼吸一樣自然,是他的本性。煽動人類互相對立爭執,利用這套法子已經毀了不少星球的文明。 Gatchaman 中最強的 OD 變身與其決鬥,卻落得慘敗重傷。正當觀眾猜想主角初怎樣解決卡切,初不動拳腳,而是直接親吻將其封印於體內。卡切暗示了人類潛藏內心「幸災樂禍看熱鬧的」惡意,由於「惡」亦是人類一部分,不可能完全抹除,所以小初接納並包容在內心,認同其存在,非常清晰的反映出來。

  如果說一期內容還比較簡單,二期製作群野心更大,想談的主題更深入。

  二期的敵人比較微妙,是由外星人杜蘭莎(ゲルサドラ)釋放出來的「吉祥物」。杜蘭莎不同卡切,凡到訪的星球均會促進文明發展,甚至是卡切敵視的天敵。 Gatchaman 的新人翼認為杜蘭莎可以促使人類心意相互統一理解,但事實上這個「理解」是非常皮毛膚淺:人類要麼毫無主見的將一切決定交由杜蘭莎手上,要麼盲目勉強附和大部分人的主流意見。當社會多數人認為 A 時,若有人說 B 或 C 就會被抹殺吞食,慢慢變成杜蘭莎一人獨裁的社會。甚至荒謬地出現人類視攻擊杜蘭莎的 Gatchaman 為敵人,以及人類集體抹殺杜蘭莎等瘋狂行為。這次 Gatchaman 的敵人是全人類的「氣氛」,或者簡明一點,也就是我們今天常說的「主流民意」。這不是人類的「惡」,而是劣根性,比「惡」更麻煩亦不能打倒。 Gatchaman 面對全人類的「民意」根本沒有勝利的可能,這時初又提出意料之外的戰術:借由體內卡切的力量變成杜蘭莎,故意讓 Gatchaman 以極度殘忍的方式圍毆,觸發人類的同理心,成功引導民意轉向,放杜蘭莎一馬。

  很難想像一套只有十二集的動畫可以鋪陳這麼多深度的內容,更重要是它完全切合古龍作品提倡的回歸人性。尤其是二期,帶出的話題性及描寫人性比一期有過之而無不及。順應民意,少數服從多數這樣子有沒有問題?以翼的爺爺為例,二戰時全日本狂熱支持開戰,如今人冷靜下來才驚覺是荒謬可怕,所以一開始就拒絕杜蘭莎所提倡的人類共同意志的理念。其實反過來看,全人類支持戰爭是錯誤,全人類反對戰爭一樣說不同。 Gatchaman 最有趣的地方是它不流於單一絕對性的說教:它反映人類的惡及劣根性,並沒有一面倒的否定,反而留下開放式多元式的空間讓觀眾思考。 Gatchaman 並沒有強調個人主義,劇本亦一樣,它希望的是全人類共同思考,而不是當隨波逐流的棋子,只有這樣才能覺醒,踏入更高次元的文明。

  認真研究古龍小說就明白,他的故事諷刺現世的意味十分重。所謂江湖,其實就是弱肉強食的商業社會,筆下角色與其說是古人,不如說是穿著古裝的現代人,行為思考亦與今人無異。這方面固然在 Gatchaman 中清楚可見,活脫脫諷刺現實社會人類種種弊端;另外古龍筆下文戲多武戲少,高手對決不在武功高低招式之妙,雙方的心理因素亦很重要。 Gatchaman 中迴異其他作品有趣的地方亦如此,即使在資金充裕的二期,仍然堅持文戲多武戲少,重心花在各人間理念衝突矛盾,反映大部份人類劣根性及反智的一面,以及 Gatchaman 本身不足與成長的空間。以至兩期的最終決戰,均不是恃強凌弱,並非以 Gatchaman 全體憑武力直接來一場大戰打扁全敵人,往往是針對重心治本。

  只可惜這種型式已寫得太多了些,已成了俗套,成了公式,而且通常都寫得太荒唐無稽,太鮮血淋淋,卻忘了只有「人性.才是小說中不可缺少的。

  不論是一期初放棄戰鬥而封印卡切,還是二期初冒充杜蘭莎拼死自殺演出誘導民眾自發反思,均是很有趣的收結方法。否定力強者勝,強調「上兵伐謀」,放棄麻木的打鬥演出,回歸人性的主題。尤其是新一代廣受電影電玩影響,好像結局一定要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對戰,不然就美中不足,放棄思考「戰鬥以外」的收結方式。 Gatchaman 告訴我們,還有它這條第三通道。

  古龍一生都希望武俠小說求新求變,姑勿論變得好與壞,都是值得嘗試創意。 Gatchaman 中提過 2:6:2 法則:世界上有 60% 的人屬於穩定的人,雖然有想法但從不實行,一直當社會附庸的多數; 20% 是安逸現況,不做改變亦不想改變;只有餘下 20% 是心想而起行,有行動力,想挑戰自我創新的。竊以為同樣可以套在作家上: 60% 作家想創新但未敢實現,仍然用主流題材及方法寫作,保證銷量可以就算; 20% 作家吃老土,寫得幾筆有稿費便滿意,沒有考慮如何更進一步,甚至否定新的改變; 20% 作家勇於創新,嘗試新文本及題材,發展新領域。

  古龍明顯是站在前瞻的 20% 那一群,你呢?

一期 OP

動漫無雙 第298集 GATCHAMAN Crowds(上) – Part1 – 廣東話

動漫無雙 第298集 GATCHAMAN Crowds(上) – Part2 – 廣東話

動漫無雙 第299集 GATCHAMAN Crowds(下) – 廣東話

二期 OP

動漫無雙 第396集 Gatchaman Crowds Insight (ガッチャマンクラウズ インサイト) – 廣東話

P.S. 舊版小飛俠動畫分三期,一期 BOSS 為ベルク・カッツェ,二期為ゲルサドラ,正好是新版動畫一二期的 BOSS 名字。很難想像是巧合,應該是製作群故意安排。若以此推論,三期的 BOSS 豈不就是総裁X?這裡純屬個人猜測,如有雷同實屬有趣。

原刊於《明日武俠電子報》第310期( 2015 年 10 月 23 日) 

分類:評論, 影視, 文學 Tagged: ガッチャマン, Crowds, 科學小飛俠, Insight, 古龍, 明日武俠電子報, 武俠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論《科學小飛俠 Crowds 》與古龍武俠小說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