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出 Trip = 唔使錢去旅行? 真相往往比想像殘酷

寫得(一)當然有(二),本身都想寫下自己心中做得好既品牌,話晒上次得罪方丈,我都應該會被封殺,應該講下好話讚下人。不過又有人同我講起旅行,有人好羨慕我以前可以唔使請假有得飛,而家甚至係不斷旅行中(冇收入架大佬我…),想講少少關於記者出 Trip 既辛苦事…

*** 真係分隔線 ***

「你就好啦,成日有得飛,唔使錢就可以去旅行。」
「一年飛兩次歐洲,里數儲埋儲埋咁多,好過碌卡儲積分啦。」
「飛日本又唔使扣假,又唔使睇老板面色請假,仲可以玩咁多日,你就好啦。」

當雁橋仍然當記者的時侯,一年飛十次八次好平常,雖然唔係同行入面飛得最多既人,儲埋既里數都夠換某某航空公司銀卡,仲可以換到幾張機票同朋友去旅行。而我兩年半既記者生涯踏足過德國、西班牙、英國、美國、日本、新加坡、泰國、杜拜,仲有無數次北京之旅,係幾令人滿足既一件事,但又有幾多人知道出 Trip 背後既辛酸?

首先,「出 Trip」本身就係工作一部份,並唔係去玩,做網絡記者一切都講求即時,加上同行與敵國,分秒必爭既情況之下未完記者會,係唔會有休息既一日,亦唔容許有鬆懈既空間。記得有一次某品牌發佈會,我因為鬆手冇打稿而去了食飯,收到老細急 Call 狂炳,比人鬧我覺得問題唔大,問題係自己冇做到最好既表現,所以當晚我冇訓起左三篇大稿出黎「將功續罪」,加起來整整 36 小時冇瞓過,甚至上機精神都完全崩緊,而最大既損失係當日有靚女空姐坐左隔離成程,我完全冇心機去望,塵世最痛苦既事情莫過於此。

又一次,係美國發佈會廠商在發佈會前一日率先將手機借給我們評測,令兩間網媒提早開工先寫完評測,冒求可以在發佈會開始即刻送上一切資訊。望著紙媒同行一個個在 Outlet 食買玩,我和另一個同行就拿著手機不放,被時差折磨的同時超過 30 小時連續工作,一直挨到發佈會完結,自己走過紐約第五街回酒店(對,不知為什麼沒有接送巴士)。在這個情況之下我應該回酒店瞓天光?唔好意思,你只有幾個鐘頭自由時間,所以我選擇係呢個情況下行完 MoMA 同埋 Central Park ,瞓兩粒鐘就同佢地食飯,就算選擇留多一日紐約都完全冇心機周圍走,畢竟透支太多體力,同埋飲太多 Red Bull。

我最怕出既係咪 Trip?唔係廠商安排酒店、膳食唔夠好,而係對工作完全「幫唔到手」既廠商。發佈會只有一個小時試機,問親任何 Spec 、上市詳情、深入資料一句都答唔到,叫你自己去睇新聞稿既廠商。上次提到既「方丈」係其中一間,要數落去應該會得罪唔少人,麻煩廠商見到好好諗下,有乜野係記者最需要,唔係五星級酒店,而係幫助佢完成工作呀大佬!

最最最想講其實都係今年初既西班牙 MWC 死亡之旅,話辛苦唔係最辛苦,但我似乎每日都花 8 個小時係 Hostel 打稿,自己可以去玩既時間好似冇乜,又唔敢向上司講想出去行半日,但偏偏台灣同事和主管在最後一天一起去觀光,還要去了我想去的白色教堂…沒關系吧,遲早有機會再去一次 Barcelona。

講咁多,都係一句:「出 Trip 真係好辛苦,唔係講玩…」
如果你體會過一次,你就明白點解我去旅行唔鐘意排滿行程,趕去景點。
趕頭趕命,仲辛苦過出 Trip 啊!

抱怨完,想講下我前公司。
係,之前既工作環境真係出名 Chur ,Chur 到同行都話:「又學埋晒呀邊個啲野,咁勤力。」
永遠記得老大教訓過我:「機會係未必有下一次,你唔勤力既話,下次有學習/出 Trip 機會就輪唔到你。」
當公司一細,每個人既責任就相應地大,喜歡在這家公司工作感受到的尊重和信任。
畢竟,我未過試用期就開始出 Trip 直到我離職前一個月啊!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記者出 Trip = 唔使錢去旅行? 真相往往比想像殘酷

‘關鍵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