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上班以後,我們就知道把工作做好並不重要

POT.HK:不管你是否在金融業工作,事業上總有一些現實可以在這篇文章中找到可取之處,真話也就不説出來了,點解?你明嘅。

幾年前記得還在銀行擔當銀行的銷售人員時,時常發生一些好笑嘢,令人回味無窮。

金股滙市每天交易,自然有上有落,抽身看的話,看好加碼,看淡止蝕,平常事一件。但作為一位金融產品「啦啦隊」成員之一,事情就變得複雜一點,我們總要為市場的升升跌跌找解釋,哪怕是一舜間的起伏。

 

當然食君之祿,總有點功夫要做。而最好笑的解釋是這樣的~

「問:為甚麼石油近來會升?答:因為就快夏天,所以人們會開多冷氣,增加電力需求!問:為甚麼石油近來會跌?因為就快夏天,所以人們會少開暖爐,減少石油需求!」

一魚兩吃,萬能過萬能key 的解釋。問的那位不追問,答的那位不臉紅,聽的那位不失笑!

 

OK, 先不論這解釋可信度有幾高,失笑的地方是夏天年年有,冷氣又不是今年發明,如果只要夏天到,石油就會升是一條定律的話,市場又咁易比你估到,哪世界仲有窮人?

而最黑色幽默的地方是經過幾年曆練後,自己也不再失笑。因為我終於明白我幹的是甚麼一回事,我更為發現投資市場不是用來分析的,它只是一個工具或藉口用來幫手揾食。

 

甚麼基本分析,技術分析都變得毫不重要,因為我們只是玩緊一個氹女仔的遊戲。女仔是怎樣氹的?不外乎需要一個簡單易明的故事,再加投其所好的對答,適如其份的談吐,而只要你不是差勁非常,連連穿崩的話,通常也能討得女孩子的歡心。

金融從業員需要的也只是一個顯淺易明的前景,拋拋聽落好似好勁的專有名詞(最好用英文),看看客戶的眉頭表情,估算他們會投資多少,再調銷售整策略。至於投資將來的表現?客戶肯投資了才算!

 

我時常有個假設, 這些趣事只容許在金融生態圈的低端環境中發生,因為不是所有人也這樣不珍惜羽毛的。而在金融界裡有一位叫入羨慕的職位叫分析師,他的工作既複雜又簡單,他們用世界上最複習的方法來吿訴你最簡單的3件事:買、揸、沽,句號!

而分析師又分買方和賣方,簡單來說買方分析師是幫基金經理做嘢,即等於公司買版 ,做事從不需向外交代,只要對老闆負責,他們低調而有效率,奈何空缺比較少,也很講機遇。

 

另一類叫賣方分析師,也可以好簡單地說,他通常活躍於投資銀行(當然投行也有分勁唔勁),我們常聽到的甚麼大行報告、或大行降低某公司的盈利預期,就是他們的手筆。

他們主要的工作是為投資者提出建議,那隻股票如何值得投資或拋售。而分析師最寶貴的資產可說是獨立,像法官般能不偏不倚地看證據作判斷,不屈服於任何政治壓力。所以一個擲地有聲的大行報告,隨時能在市場興波作浪。

 

可惜也又要跟大家拋拋書包,可能讀經濟的朋友都聽過劣幣驅逐良幣,意思是本來巿場很健康,但有一天市場開始有假奶粉流通,大家好快就開始收起仍在巿場交易的真奶粉,不需多久,那整個市場都交易著假奶粉,把真奶粉驅逐了….看了本書就是一個這樣的故事,一個分析員故事,一個成功又不成功的分析員故事,更是一個在撰擇腰骨或麵包的故事。

 

如告訴你醫生最重要的工作並不是醫人,你會覺得奇怪,但告訴你分析師的工作並不是分析,你的感覺又如何?為何會有這些怪現象,那要知道分析師這工作崗位是企在財務報表那一個位置,誰的位置是幫公司揾收入,而又誰的位置是洗緊公司錢。甚麼團隊精神,還是留番寫annual report 時用吧。

 

投資銀行有幾個位特別賺錢,一是坐trade desk的炒手,即是當市場發生變化時,你還如夢初醒時,人家已是炒了十萬八千次的對家,他們論功行賞,勝者為王,當然他們又比任何職業更加達爾文。另一款就是10個高材生11個都想做的 i banker, 他們的工作都不複雜,就是幫公司在街外揾錢,如幫公司上巿,攪收購合併,包銷發債…他們賴以佣金為生,成交愈大,花紅愈高。

至於分析師的代遇,很多時也是硬掘的,而當他們要分析的公司又跟 banker的生意交纏著時,誰是莊誰時閒也一目瞭然吧。籍籍無名的分析師被人擺佈當然無話可說,就算有點名氣的星級分析員可以做的也不多,寫的報告如跟有生意來往的公司過不去,換來的下場也不會太好受。Enron倒閉前,是有95%的分析師建設買入的,

 

作者就如我們一樣,少年時十分天真十分儍,認為做好的分析就會有人欣賞,就會得到公司的尊重,而事實當然是事與願違。他初出道時好不容易找到一份稱職的工作,但之後他在行業中待得越耐,也越瞭解遊戲怎樣玩,雖然財富跟著水脹船高,聲譽也越來越響,他心情反而越是苦惱,越討厭自已本身喜愛的工作。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從來也只是lip service , 沒有人會認真看待。而作者在金融風暴前幾年細心研究過每一間銀行,可惜能找出可投資的….一間也沒有。不是這間數目混亂,就是那間負債過高。此刻的人生交叉點,你會忠於自己的想法,建設客人全部沽出,或是忠於老闆的想法,近排時運高,乜都睇唔到。繼續跟銀行高層打波吹水,有需要時又拿出哨子排好隊,為有生意來往的銀行啦啦一翻。

 

作者的決定和下場,不言而喻。他說最痛苦的不只失掉工作,工作得不到別人的認同也是死因。眾所周知,在分析界中,叫人太早沽出等同死罪,因為 “Markets can remain irrational longer than you can remain solvent. ” John Keynes.市場的不理性可以比你忍耐和想像的時間都要長,當然2008之後,the rest is history。

喜歡這故事的人性,筆者聲名大噪後,他沒有自滿,而他更跟花?銀行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樣,由它的經營方式到它的管理決策從來看不順眼,沒有試過看好的一天。他也告訴讀者就算一個幾有有名聲的分析師,只要不是圍內的人,也可以照樣被冷待。這也是我們常說的所謂世態。

 

書看罷了,意料之內,情理之中。結論是一刀兩刃,分析和菜刀一樣,究竟是用來劈柴或斬人,取決的還看揸刀人!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POT.HK 獲授權刊載;作者:Mark Kong;原文標題:華爾街的放逐者;好文章需要你的支持,請讚好 粉絲專頁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自從上班以後,我們就知道把工作做好並不重要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