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記者最大的侮辱其實係…

曾幾何時,聽過比粗口更難聽既說話:

「做記者?好窮架!又賺唔到錢又辛苦。」
「而家記者仲係「無冕皇帝」?咪傻啦,寫出黎既野根本冇人尊重。」
「垃圾傳媒每日都報錯料,而家做記者水準真係低。」
「細個唔努力讀者,大個就做記者架啦。」

我會覺得難聽,因為我曾經係記者。有反思過,點解傳媒業界會變成咁,點解網媒唯一既手段就係「花生」同埋「呃Like」。

反正已經離開業界,亦唔多想再番去,想係度講下做記者時侯,感覺到最屈辱既一次。

是咁的,幾年前初出矛盧的雁橋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小記者,某次「有幸」受到超大型手機廠商既邀請,參加外國大型旗艦手機發佈會。對於一個入行幾個月的新人來講,這件事相當新鮮,亦有挑戰性。當時老大同我講要好好加油,盡力做好所有報導。

呢間大型廠商可以話係相當有錢,每個一齊出 Trip 既記者必定搭商務客位,去到外國食每一餐飯都必然有「米芝蓮」掛係門外,住既酒店係當地最貴既地段,一切一切都只能用豪華去形容。咁發佈會都係講一輪介紹(廢話),然後講出 N 個你未必用得到既新功能,當中有一個主打功能,我親身試完認為不值一晒,準確性、實用性無一合格,在評測文章輕輕作出批評,已經唔係好重手

點知,我未番到香港就已經收到投訴,話文章入面踩佢地既旗艦高科技傑作。

真正令我火滾既係呢句:「點解份報導出黎會咁,?係咪我地招呼得唔夠周到?」操你娘!原來你覺得記者幫你寫稿,就係為左你「周到」既五星級服務?就想用兩餐飯一程飛機(加飛行里數)去收買我幫你隱惡揚善?我想講你真係睇錯人了!

不過「雞髀打人牙骹軟」,唔少行家都極鐘意呢間大廠商既招待。仲記得當年出 Trip WhatsApp Group 係發佈會完左之後,有記者講呢部機真係點勁點勁,有報紙甚至留左 A1 去做手機發佈會,稱佢係「劃時代創新科技」。我每次諗起呢一幕都覺得相當嘔心,覺得刷鞋刷到咁去換廣告真係出賣人格,如果要賣人格我就加入禮義廉啦,選唔到立法會都可以去做局長呀大佬,唔好話五斗米令人折腰,呢個世代三斗米都可以叫你五體投地。

至於事件的結果,我亦不想細表,總之方丈份人就係好小器啦。
而當年我認為是「雞肋」的功能,往後幾代旗艦手機都冇提過,近排玩呢個廠商最新款手機,發現功能完全被移除,所謂「自己知自己事」,我始終覺得當年既批評並非無的放矢。

 

老實講,做記者寫稿係咪需要避重就輕?我承認自己曾經有過,因為每間傳媒都會有概定立場,我認為傳媒如果唔取態只係純粹寫資料,係比唔到資訊任何讀者,閱讀亦沒有任何意思(The Verge 很好的示範了「全客觀」式評測:http://www.theverge.com/2015/10/28/9626400/objective-android-phone-review-no-apple-bias),但傳媒最低要求就是要「準確」,不可以把黑的寫成白的,故意隱瞞一些缺點/錯漏,最多只能曲筆而非直筆書寫,這是我對自己文章最低的要求。

當傳媒係可以輕易被廣告操控、被物質收買,仲點會係「The fourth estate」?時至今日 Social Media 盛行,Blogger 、Youtube 都成為一個媒體,但眼見香港 Youtuber 就係不斷不斷不斷不斷去接廣告同幫廠商背書,但班讀者又每日鐘意睇垃圾資訊,見到有免費全本寫真睇就 Click 入去睇個不亦樂乎,理得你侵唔侵權,偷唔偷圖。

傳媒呢行愈做愈仆街,完全係自己攞黎!

【此文章刊載於POT.HK;標題:做記者最大的侮辱其實係…

‘關鍵字’ ,